伤逝

MoMo 2021年5月29日19:35:14
评论
20


琴棋书画诗酒花,终未抵柴米油盐酱醋茶?不!应该是爱情终不敌涓生的渣性。
“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子君就像大多女子一样,看似柔弱,遇事却反而更加的义无返顾。为了至爱出走、同居,每每遇到熟人谴责、不屑的目光,却是坦然自若。
二十年代的女子,走出这一步谈何容易。子君追求到了精神自由,却还无法把握物质自由。为了爱甘愿操持柴米油盐,而操持柴米油盐所失去的恰恰是涓生的爱。
“我也渐渐清醒地读遍了她的身体,她的灵魂,不过三星期,我似乎于她已经更加了解,揭去许多先前以为了解而现在看来却是隔膜,即所谓真的隔膜了”。是啊,涓生读遍了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再读下去却只见到了隔膜。在涓生眼里,子君也越来越像他们养的那只叭儿狗--阿随了,随叫随到,灵魂却已不在。
最理想的爱情也许是棋逢对手,就像两颗恒星,隔得再远,也会相互吸引,星光灼灼。而当一颗恒星塌变成为小行星,不再闪耀,只是围着另一颗恒星打转的时候,爱情的质就变了。“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
爱情的变质,无奈但却与渣性无关。涓生的渣表现在明知子君离了他的倚靠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仍然赶她出门,美其名曰:真实以待,还她自由。呵呵,所以说: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他们太会给自己找理由了。
到了今日,子君仍是无处不在,只是已然有了分化。一部分就像“我的前半生”中的新子君一样,重新活成了一颗恒星,熠熠生辉,将精神自由架构在物质自由之上;而另一部分则彻底放弃了精神自由,且把浮情都换了,车房钞票。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后一种反倒被当成了捷径。宁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子君们,遭逢的依旧是众人的白眼与不屑。
一直听说“伤逝”是鲁迅先生唯一一部爱情小说,一展读才发现非常适合夏天阅读,读完心里凉飕飕的,仿佛又重温了一遍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难怪这本小说还有一个副标题--“涓生手记”,涓生分明就是那位穷途末路的地下室先生,而子君就是那位从良的丽莎。被如簧巧舌打动的子君/丽莎倾尽所有,投奔而来,而涓生/地下室先生却发现那是他们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爱情。两个人的渣法也类似,将子君/丽莎赶出门去,皆以自由之名。唯一的区别是:出身低微的丽莎大不了重操旧业,这段爱情对她只有“伤”;而奋不顾身的子君,离了这段爱情,结局却只有“逝”。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9日19:35:1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1266.html
坚持坚持再坚持 读书

坚持坚持再坚持

坚持坚持再坚持先生的半文言半白话 精选“硬译”风格的作品 “硬读”下来的刚正不阿 鲁迅先生之风骨摘录两首诗来纪念逝去的329个小时吧《自嘲》——鲁迅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
多少有点读“朝花”之欣喜,读“夕拾”之怅然 读书

多少有点读“朝花”之欣喜,读“夕拾”之怅然

评《朝花夕拾》—带露折花,色香固然好。但若不能,夕阳寂寥之时,唤出花的模样,倒也可以幻化出种种离奇,看出更多因果原委。Steve Jobs 也曾说过:“你无法连接未来的点,只能回过头来连接它们(You...
鲁迅也会有骂骂陈西滢、梁实秋之流的锐利笔锋。 读书

鲁迅也会有骂骂陈西滢、梁实秋之流的锐利笔锋。

接上评: 鲁迅也会有骂骂陈西滢、梁实秋之流的锐利笔锋。 鲁迅的作品除了自创的文字,还有大量的翻译文字,其中大部分是译自苏俄和日本的文字。其中翻译了大量的小说,他也从这些中获得滋养,应用到自己的创作中。...
他就是一个时代的英雄,一个民族的灵魂 读书

他就是一个时代的英雄,一个民族的灵魂

小时候读鲁迅,觉冷峻尖刻,如今已在社会摸爬打滚,渐渐更贴切更深入了,读来更有惊心乃至诛心之感。他的冷静和深邃,敏感和专注,一针见血地剖析了所见所感之一切,笔下的风起云涌反映着人们所历经的命途、所处的社...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