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说实话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MoMo 2021年5月31日07:58:49234

去年的《穹顶之下》是我对柴静的第一印象,之前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我惊叹和佩服她的表述能力,虽然拍摄之前会有台词,会有准备,但在镜头之前,她的表达连贯精准,没有一个累赘的字眼,抑扬顿挫恰如其分,极其稳健,甚至强过绝大多数的演员。

先前我以为这本书只是《穹顶之下》的文字版,其实不然,这本书涵盖的范畴很大很大,是柴静从事新闻工作以来的诸多见闻和经历。新闻的任务是呈现真实,在这点上,这本书做的很完美,让我们大家看到了很多,至于感受和评判,还有待时间慢慢琢磨。

我在学生时期学习摄影,最为反感的摄影类型,就是新闻类的,也反感记者。那些人家不愿意见光的真相,由记者去逐一揭开,我觉得这是一个极为讨厌的职业,这种观点持续了很久。现如今好转了很多,有些真相确实需要告之大众,然而绝大多数的真相,即便广为人知了,也大都依然是无可奈何。真相的知道与不知,貌似区分并不算大。存在的既是合理的!随着年龄增长,你会看见越来越多不合理的状况,然而这些依然存在,谁能奈何?就这样吧。

柴静在央视的唯一节目"看见"被停播之后,隐退江湖,她也一定会有同样无可奈何的感受,对于工作的态度和专业水准,柴静是无可挑剔的,她也无需在寄托于某个平台。我觉得她只是暂且歇息,整理思考自我,一定还会重新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也一定会带来与众不同的视点,值得关注和期待。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31日07:58: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1600.html
我们无时不刻不与世界相连 读书

我们无时不刻不与世界相连

此刻,已经下班了,赶着最后几十页,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读完这本书。感慨不仅仅在于结尾,过程中已经有许多想法喷薄。 2011年,大四,正在下决心顺从专业选择,好好练习普通话以便拿到二甲,毕业去考个语...
对人的认识有多深,呈现才有多深。 读书

对人的认识有多深,呈现才有多深。

        昨天有一同事问曰,怎么样才算真诚?于朋友,于同事,或是亲人之间。在谈论这之前,我也思考了一下,要不要表达出来,之所以拿来写看见的书评,不仅仅是因...
第一次去了解柴静,是因为那个《穹顶之下》 读书

第一次去了解柴静,是因为那个《穹顶之下》

当时的感觉就是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能把能源行业的相关知识介绍的如此详细已实属不易,更何况还揭露了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一方面。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对记者有了新的认识。正如书中提到的一句话,你可以选择不当记...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 9

      柴静,或许她的专业素养是足够的,但是,个人感觉,她活的过于表演话了!苍穹之下,原本抱着很大希望去看,她把她所谓的非功利的一面刻划得有些硬,反而让我觉得欲盖弥彰!通过片中的只言片语,总会给人一种站在道德制高点去假装柔弱的评判!在苍穹之下之后,就粉转路了,当然,仅是个人观点,若果有一天,她的作品足够真诚,还是会支持他的

      我同意你的观点,新闻记者的任务是澄清谬误、明辨是非。但是成风化人、凝心聚力,也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那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冰冷么?你看透事物的真相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变得冰冷?我知道很多时候现实世界的残酷会改变一个人最初的热情和抱负,但是我们的新闻工作者只是去揭露假恶丑,而不是为了改变它去努力,我觉得并不够。

      微不足道的我们,渺小的我们,真的能做到改变这个社会吗?郝劲松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心疼那个为农民地权,被判入狱的男人,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啊!可是,可是,连亲人都远离了他,他做错了什么?他的女儿,真的能理解她爸爸的苦吗?
      是否,这才是社会,可是,我讨厌屈服!

      • 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 9

        能够做到煽动普通人情绪,她已经达到她写这本书的目的,至于其他的她根本就不用考虑,当一个国家的人民对这个国家失去信心,那么这个国家自然而然土崩瓦解,看不到希望。然而如果从纵向和横向看待,这些问题其实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坏,国家一直在慢慢的做事来改善这些问题,至于我们想的国外的月亮总是很圆,欧美发达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其实并没有中国做的那么好。然而从柴静的嘴里却呈现出了只有中国有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永远没有解决的方案。多么可悲的一个人,让人不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