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家都在看《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MoMo 2021年6月7日04:25:211 14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大家都在看《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我说,因为林奕含。

林奕含被自己的补课老师性侵数年,她从16岁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在2017年4月,林奕含放弃了生命。

房思琪的故事几乎就是林奕含的故事,在她生前的采访中,她说,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的一生。这是屈辱的书写。

如今,我们再读这本书,一字一句都能感受到她的挣扎和屈辱。林奕含长相很美,是典型邻家女孩的温柔模样;她的文笔很好,铁画银钩。

如果林奕含没有遭受不幸,我想,我们会迎来一位文笔细腻又优美,擅长描写女性的优秀作家。可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一部书,就已经耗尽了她所有能量。

有人说,这故事如果从李国华的角度来写,可能就是一本《洛丽塔》,这比喻未免太抬举他。

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中,亨伯特对十二岁洛丽塔的追求,至少有一个心理创伤的原因。洛丽塔之于亨伯特,不仅仅是欲望之火,也是生命之光。

而李国华是把女孩当做欲望载体,他让女孩爱上他来满足病态的控制欲,把一个处女调教成玩物也是他隐秘的快乐。女孩们把他当做老师,性别模糊的长辈,他却把她们当成猎物。

李国华侵犯的第一个女孩是饼干,柔软而纤细也无知。他带她到了小旅馆的门口,她还毫无芥蒂地笑眯眯问他要干嘛。我想即使饼干知道他要干嘛,只要她跟他迈进了小旅馆的门,她就有了足以被钉上十字架的罪行。你不能否认不知道小旅馆能有龌龊,信任只是愚蠢,反抗只是矜持。还有一个女孩叫郭晓奇,她以为女人会更加维护女人,没想到她正是被一个女老师以补课的名义送进了李国华的公寓。房思琪也许特别一点,她和好姐妹怡婷本来是他不会轻易碰的有钱人家小孩。她们聪明早慧,渴望会当成大人,以为自己能跟成年人做对手戏。她爱着文学,文学给她插上翅膀,让少女的幻想远远超越了现实的范畴。她们的幻想太超标,李国华身上几分伪饰的才华,在少女眼中也变成了“深目蛾眉、状如愁胡,既文既博,亦玄亦史,他甚至曾经是她们理想的情人。”终于,他一边说着“你们不是说很喜欢老师吗”,一边把思琪按向了黑夜。

这本书里老师没有一个好人,李国华、英语老师、物理老师,他们都享受的少女爱慕和胴体。但是最无耻莫过于李,他对着每个小女生说情话,从一个人的耳边辗转到另一个人的耳边。他撕裂她们的衣服,硬插进她们的身体,转而却告诉她们,都怪你太美了。他可以把这看作是恋爱游戏,女孩子的恋爱却永远畸形了。课堂上的小纸条,期期艾艾的告白,想伸手又难以情的羞涩,还有少年对心仪女孩的矜持和尊重。她们统统都不能看到了,无论对方是哪一种表情,在女孩子的眼里都变形成了充满套路的魔掌,伸向她们的身体,试图把她们撕扯成床上的浮浪。

十三岁的房思琪和她的好姐妹刘怡婷像是精神上的一对双胞胎。她们聪明早慧,从书本里获取了一个不平凡的世界,她们深深渴望被当作成年人来看待。然而,十三岁的少女不会知道,成年人的世界远远比书本上的世界要复杂。她们习惯先看见了爱情故事,再去期望爱情。而成年人却可以坏心眼地编织出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引诱她们上钩,就像拿着青草引诱绵羊一样。所以,师生恋是禁忌,与十四岁以下的少女发生性关系是诱奸。权力的不对等,心智的不对等,都可以是一把杀人的刀。在这个故事里,李国华把自己虚长几岁的阅历,身为人师的权力化为刀俎,一刀刀地割开房思琪的自尊。

他用她的身体玩弄她的自尊,知道她会变成一个哑巴,自尊心不允许她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她聪慧博学,可以让他卖弄典故,他自比自己是胡兰成、沈从文,阿伯拉或海德格,那些跟自己学生晚辈有过感情的名人们。房思琪就是那个美丽柔顺,又聪明别致的晚辈,他喜欢谈恋爱的游戏。

李国华对房思琪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懂得吗?房思琪在日记里写下,我心想他搞错了,我不是那种会把阴茎误认为棒棒糖的女孩。

但是,她做了一个跟其他女孩,如饼干,如郭晓奇一样的决定,她们都得爱上老师。饼干在被老师强奸后,第一个决定是献身于男朋友。男朋友却嫌弃她脏。饼干觉得,如果没有老师的喜欢,那么没有人会喜欢饼干了。她只能回到恶魔的身边。郭晓奇也是一样,晓奇的父亲知道这件事后,骂过“他是一个骗子,专门骗小女生的第一次的骗子”,但是转头又把女儿当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有时候生为女生,就是原罪。李国华早已经看懂了这一点。”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的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

房思琪也曾试图向母亲坦白。她装作若无其事的口气,说,我们家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母亲却觉得,性教育是给需要性的人的。

她又接着试探母亲,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了。母亲说,谁,小小年纪就这么骚。于是,思琪一瞬间决定这一辈子都不说话了。她跟怡婷说,自己和李老师在一起了,怡婷却也斥责了她,为了什么不考虑师母她们。她也试图跟伊雯说,那个学识高雅的却被家暴的姐姐,她已经看穿了李的虚伪,但是思琪没有说出口。她的痛苦只在自己的内心发酵,她告诉自己必须爱上老师。如果那种事只能跟心爱的人做,那么爱上老师吧,也许不会那么痛苦。

有人把这个故事称作,一个少女爱上诱奸她的老师的斯德哥尔摩故事。饼干在被抛弃后,也在路边痛苦地睡了一夜。在郭晓奇的愤怒里,对李国华的恨意来自,她痛苦地说服自己爱上这一个恶魔,但恶魔却抛弃了她。饼干和晓奇都成功地为自己洗脑——自己和这个男人是真心相爱的。思琪也会问李国华,是否爱她。少女向诱奸犯问爱,很多时候只是想维持最后的自尊罢了。如果这个男人不爱你,那么他对你做的一切都只是视你为玩物,要承认这一点,该多痛苦。他仿佛捣毁了你的一切价值,还视你如敝履,该多可悲。

对思琪来说,也许最恐怖的不是李不爱她,而是他爱她。有一次她醒来,李忽然跳下床抱住她,在她耳鬓厮磨,像在深深地出气,也像在闻她的头发。他问她,你很宠我对不对。思琪感到害怕,

这太罗曼蒂克,太像爱情了。但如果这是爱情,这爱情未免让人太难堪。

思琪说:我讨厌他连俗都懒得掩饰,讨厌她以为我喝其他中学女生没有两样。刘墉和剪报本是不能收服我的。可惜来不及了。我已经脏了。脏有脏的快乐。要去想干净太苦了。”

这里的脏是什么,是“性耻感”吗?是对处女膜的执着吗?我想都不是。林奕含对性描写的直白,坦荡又令人痛苦。性不是让人羞耻的东西,令人羞耻的是暴力之下的性。她的身体,不再是她能控制的。她人生的选择权,控制感,在那个漆黑的夜晚过后,永远丢在了十三岁那一年。他透过她的身体熄灭了她。

她曾经试图用爱来掩饰这毁灭,但爱上李国华实在太难了。她是同龄人在读九把刀,藤井树时,就开始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女孩子。如果李国华用心一点,也许思琪还能编织起一场美梦来欺骗自己,而李国华是连掩饰都难。他给她的书,林清玄、刘墉此类大众读物,书本中还夹着明星的剧照。在思琪的眼里,这个男人只有在睡着时候,她才能把他想象成一个散发着粉红气息的爱人。他醒着,所卖弄的风采不过是教科书以及周边必读读物堆砌出来的滑稽,一不小心就露馅了。她嗤笑他把“温柔乡”的出处赵合德说成赵飞燕。这也是她仅存的胜利了。一个女性无论如何都是难以爱上自己内心鄙夷的男人。

思琪精神失常后,怡婷翻看她的日记。她敬重的老师压向她,强迫她口交。她惊惶地说,我不会。

成年后的房思琪在上面批注:“为什么是我不会?为什么不是我不要?为什么不是你不可以?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整起事件很可以化约为这第一幕:他硬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

是我不要!是你不可以!这是思琪最想说的话。可她无法返回到13岁那年去拯救自己,她余生都将是一个“幸存者”。

反过来再看,我觉得书里最痛的一句话便是:房妈妈前几天送我的螃蟹也是绑成这样。那是思琪疯之前的事情了。

李国华闯进她的房间,拿着绳子把她绑成一个螃蟹,剥光她的衣服,把她绑成螃蟹的模样,拍下裸照。裸照是用去威胁郭晓奇的,因为她竟然敢去揭发他。

两人之间,最后的遮羞布也没有了。他是真的不爱她。

“房妈妈前几天送我的螃蟹也是绑成这样。”思琪在李国华的眼中,和一只螃蟹没有什么两样。也是,从来都不谈性教育的房妈妈亲自把女儿送到了他的手上。

这次,思琪干脆把自己的灵魂放逐了。她不再想找回自己了。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6月7日04:25:2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2147.html
道德经读后感 读书

道德经读后感

最早接触道德经大概是高中时期,那时喜欢看武侠小说,当时是看了凤歌的昆仑和沧海两部,其书间的很多思想和原文就源自于道德经。但那时只觉得道德经那玄奥深沉的语句是装逼利器,也就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这次把整...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读书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曾仕强教授曾这样评价《道德经》,是老子对《易经》的一种高深的注解,只有真正有智慧的人才能完全读懂;而孔子做的《十翼》,则是对《易经》比较通俗的注解,适用于广大读书人,但是我想,尽管《道德经》里面的知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读书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乐者为道哀为暴 道德经看过几遍了,要说很多遍绝没有太大的勇气,因为看不明白,还很多遍,岂不是很丢人?但说一点收获也没有,我的信心又顿时活跃起来,“开卷有益”至少是有一点的!记得第一次接触道德经,对某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mate30 mate30 9

      我和你一模一样,我也是昨天读到第二章实在读不下去了,昨晚也做了噩梦!这种文章对于我来说可能不能一字一句地看,读得心慌又憋闷,实在太难过。这样的恶魔也许世界上还潜伏着很多,女孩子们在明,他们在暗。只希望性教育能够很好的普及,家庭教育能够让家长和孩子建立一种牢靠的信任关系和倾诉关系,男女生能够真正认识到如何是正确的尊重,如何是正确的自我保护。
      书评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直都有知道这本书的由来,不敢看。看了评论更不敢了。如果房妈妈愿意跟思琪沟通,谈论心事,是不是思琪这些年就不会活的这么痛苦,可能现在还能活着?
      关于性与性别的暴力从来都不会独立而成,必然由整个社会作为施暴者来确定,特别是性,性的暴力,本质上就是权力的展现,而谁掌握权力,往往就掌握这个社会。 ——摘自书中一段 刚刚看完这本书触目惊心 看哭好几次 很悲痛 谢谢现实生活这种事屡见不鲜 只是自私的庆幸我们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感谢你们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背面
      性教育从何时开始最恰当?父母,学校,性教育应该就想语文数学英语一样,按照阶段来教,符合孩子的心理层次。这本书我是看不下去的,看了书评,很沉重。我们可能该庆幸自己没有遇到这种禽兽,但是我们身边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会不会遇到呢?禽兽又是如何行成的?出了性教育,以后作为父母应该让自己的孩子拥有更多的信任和鼓励。
      书评写得非常棒!在一两个月前看完了这本书,翻完最后一页时,那个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瞬间跳出。看过一些电影书籍和真实案例,太多太多人像思琪那样,既惶恐战战兢兢,又像个得了糖果的孩童。他们对侵犯他们的人怀着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就在这种愧疚不安怕被别人知道的害怕和时不时得到一些甜头的纠结中走向一条不归路。
      你写的书评很投入,很透彻,堪称面面俱到。可我却不忍回忆起看书时的悲凉。女性应该觉醒并互相取暖,让火焰长盛不衰,不至于被某类禽兽轻易掐灭。女性视角在这个社会太匮乏了,谢谢你让我认识到这一点。我想这就是林奕含想告诉我们的,也是她带给我们的强大的力量!
      我理解你的意思啦。其实不是这样的,说是故意,就是我写到这里,这个词自己就跳出来了。错,也是我的引用错误。我读完这本书,稍稍受到作者的影响。比如,羊羔跪乳,在本来的词意上,我们都知道不是这个用法。但是,在书中语境下,就用的特别好。我的引用,可能是我缺少语境,所以不能这样引用。 但是张爱玲的这个,我不觉得是她用词错误,而是一种语义延伸。从词源上来说,这个词用在她的描写里,也并不觉得不恰当。我想我们的讨论放在这里,应该我的用词也不会影响到别人的。你一说我还真怕误导了读中学的同学。
      你不能说一个张爱玲错误使用成语,就是没关系的了。难到因为她的名气,所以她犯的错误就可以被原谅了么?就能成为先例了么?或许她那个时代,找到一个成语的来源,意义很不容易。可是我们不一样,我们网上一查就可以轻松找到啊!
      我觉得这样的话会很可能对别人造成误解。我是一时兴起,去查了这个词的意义。那别人了?会不会以后也是照搬,并拿你的作她的先例?个人觉得有一层文化的严肃性在里面。况且,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完全可以找到很多你觉得是形容笔力的词语啊!
      你说故意用在这里,实在是不理解。

      个人的一点点执念😊
      其实是故意用在这里的,因为觉得形容笔力也很适合。第一次接触这个词是在张爱玲对布料的描述中, “棕榈树的叶子半掩着缅甸的小庙,雨纷纷的,在红棕色的热带;初夏的池塘,水上结了一层绿膜,飘着浮萍和断梗的紫的白的丁香,仿佛应该填入《哀江南》的小令里……淡湖色,闪着木纹、水纹:每隔一段路,水上飘着两朵茶碗大的梅花,铁画银钩,像中世纪礼拜堂里的五彩玻璃画,红玻璃上嵌着沉重的铁质沿边……” 铁画银钩也是化用。
      我没有看到后面,我看到第2章,思期第一次去交作业,被李畜牲强奸后,我就关闭了,没有勇气在看下去了!我是个因爱才去做爱的人!我无比痛苦的看到那些扎心的文字的时候,我有一种要吐出来的感觉!花季的少女,才13岁!13岁开始,就被人逼迫的做了性事!畸形的扭曲了,本是那单纯美好的因爱而做的性!这折射出来的东西,是社会需要的反思!也是当代父母需要的教育!性教育!在我国,尤其是这2年,幼儿,在小学,这些种种不堪的新闻!这本书,冲击力很大!让我这种女人,内心深处被撞击的无法呼吸!
      甚至,在我昨晚做了恶梦!
      梦中的美好瞬间被书中的文字给转化变成了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