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只是人插进你的嘴巴而你向他说对不起

MoMo 2021年6月7日06:05:21
评论
34

18年将近过去三分之一,才终于听完了今年的第一本书。

听书过程中反复想到的一点是:爱是一种驯化。

—— 不一定只是说被异性驯化,也包括被自我驯化,被社会公认的“爱”的观念而驯化的过程。

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爱并不是一种先验的存在。并不是说,爱的定义已经摆好在那里,她看到了它、撞上前去,就自然而然地知道了、掌握了。与另一个性别往往来得更加容易的一见钟情迅速狩猎相比,她们的爱是一场漫长得多的自我驯化和学习。从青春片或者同龄人的故事里,从时代所允许的规范或仪式中,小心翼翼地去试探和模仿,反反复复地产生各种情绪和疑问,用来在暗地里考量对方也追问自己:这是爱吗,不是吗,是吗,不是吗…………

甚至每个人所谓的“爱”可能都有这样的成分,其实都是用一种外来的观念与关系,将个人的感受、思维与生活形态进行驯化与内化的过程。顺利的话就达成共识而进入真爱或者婚姻,不顺利的就变成悲剧或惨剧。

如果这是两个旗鼓相当的青年人,无论结局,这个过程总会是有收获的,因为都在学习,都有成长。

这也就是师生恋特别应该禁止,甚至除了直接的师生以外,年龄或阅历相差过多的恋爱关系都特别值得警惕的原因。因为段位不对等,一方作为一张白纸,对爱的期待可能不过是一幅淡彩山水,而另一方却打着浓墨重彩的名义,其实只想推翻墨水瓶把对方通体染黑。

旁观者可以多么容易地定义出,黑就是黑。可是对于当事人呢,她要付出多大的痛苦才能意识到:她无法再用黑色的笔在一张黑了的纸上作出任何别的图案;而被泼黑水的污渍的黑,与画笔描出线条的黑,又是本质多么不同的两种黑?

所以在书中,老师是整个地侵入了一个13岁的孩子学习爱和定义爱的过程。

所以为什么要指责她自我麻醉和欺骗,把性侵通过文学的方式来自我美化成“爱”呢? “爱”这个东西,本来不就是个自我驯化与美化出来的玩意儿么?她只不过是做了每个人都有可能在做的事,只不过站在了一个极端错误的起点上而不自知而已,或者,即使有过一种冷漠清醒的自知也完全无能为力。

你们到现在还是在指责受害者!而不是对准那个导致她的起点彻底错误的人!

—— “她不知道谈恋爱要先暧昧,在校门口收饮料,饮料袋里夹着小纸条。暧昧之后要告白,相约出来,男生像日本电影里演的那样,把腰折成九十度。告白之后可以牵手,草地上的食指试探食指,被红色跑道围起来的绿色操场就是一个宇宙。牵手之后可以接吻,在巷子里踮起脚来,白袜子里的小腿肌紧张得涨红了脸,舌头会说的话比嘴巴还多”…… 所有这些,房思琪全都没学过,不知道。

—— “她可以看到欲望在老师背后,如一条不肯退化的尾巴 —— 那不是爱情,可是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别的爱情了。她眼看那些被饮料的汗水濡湿的小纸条或是九十度的腰身,她真的看不懂。她只知道爱是做完之后帮你把血擦干净。她只知道爱是剥光你的衣服但不弄掉一颗纽扣。爱只是人插进你的嘴巴而你向他说对不起。”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6月7日06:05:2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2176.html
道德经读后感 读书

道德经读后感

最早接触道德经大概是高中时期,那时喜欢看武侠小说,当时是看了凤歌的昆仑和沧海两部,其书间的很多思想和原文就源自于道德经。但那时只觉得道德经那玄奥深沉的语句是装逼利器,也就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这次把整...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读书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曾仕强教授曾这样评价《道德经》,是老子对《易经》的一种高深的注解,只有真正有智慧的人才能完全读懂;而孔子做的《十翼》,则是对《易经》比较通俗的注解,适用于广大读书人,但是我想,尽管《道德经》里面的知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读书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乐者为道哀为暴 道德经看过几遍了,要说很多遍绝没有太大的勇气,因为看不明白,还很多遍,岂不是很丢人?但说一点收获也没有,我的信心又顿时活跃起来,“开卷有益”至少是有一点的!记得第一次接触道德经,对某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