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男人我很抱歉

MoMo 2021年6月7日06:59:02
评论
29

书读一半,停了好久。

去哪里了?

医院看胃去了。

因为反反复复的恶心。

这是一篇邪恶与善良水乳交融的苦情小说,也是一位美丽、温婉、聪慧的女作家提前写就的长篇墓志铭,更是一群棉花糖与泰迪熊包围的花季女孩的集体控诉。读后良久,脑子里跳出八个字,“身为男人我很抱歉”,这种感觉,甚至一度发展到了偶遇漂亮小女孩时都不敢多看两眼,生怕从哪个汗毛孔里钻出一个李国华的指头来,让邪恶控制了自己。篇幅不太大的小说,却字字沉重,读者亦步亦趋,仿佛每个字都加了咒,需要一个个地去破解。

初读之前,毕竟看过一些书评,以为又是女孩子受欺负的素材,想着之前打过《灿烂千阳》的预防针,应该免疫。然而,这有许多不同,玛丽雅姆和莱拉遇见了拉希德——是内外一致的禽兽,而思琪和伊纹遇见了李国华和钱一维——则是内外不一的衣冠禽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生活之中涌动的暗流有时真的甚过沙场上炮声隆隆。就如同小说中思琪所言,“愈是工笔的事情重复起来愈显得无聊”,或者“在奥斯维辛也可以感到无聊”。人生一世,总有些话,找不到听众,而这些话却是人命关天。故而,读进此书,更像步入布满鲜花与烛光的灵堂,静默就好,要走的很慢,蹑手蹑脚,不要错过任何一个转角,不得磕碰到哪里,好像呼吸都是罪过。

戴上美女面具的“陀斯绥耶夫斯基”以光速过完她的一生,竭尽全力换取了人间另一面的全程体验,她截了屏,然后飘然而去,这个世界还是太年轻,所以配不上她的成熟。然而,她留下的房思琪这个角色,终于唤醒了一群文字精灵,跳动着,合抱着,终就撬出了那些以李国华作代言人的丑恶灵魂们。

作者的隐喻实在太多了,它们通往四面八方的车站,不同时刻上了不同的列车,可能就去了不同的地方,然而不会有什么稀奇,因为每一列车都有小丑在作妖,每一个站台都有恶魔在狂舞。还好,作者手下留情,给了我们上帝的视角,这样我们才可以体面地戴上墨镜,把些许悲凉还给满天的云彩。

于是我们可以半推半就着,忍着痛多读几遍,找出大家还没有发现的隐喻,就像玛雅人太阳金字塔的符号一样,然后自我安慰一般地相信有些地方一定是作者在抖机灵吧,如此,受害人一经被神化,作为观众的心里就舒服多些。还有一点想法,就是越是美丽的,越会收到更多地赞美与羡吝,自尊心也越强;反之同理。所以,长的丑的,自尊心弱一些,因为她或他没有积累那么的势能,无须筑坝抵抗。这样想,美丽带来的原罪确实是坑苦了被上天选中的人,惊世骇俗的天赋会带来惊世骇俗的痛苦,惊世骇俗的痛苦会榨出惊世骇俗的鲜血。平衡许多。

不想过多剧透。故事讲了两个主题——诱奸少女与家庭暴力,就像两把铁锤,捶完左肋,捶右肋。作者用自己的身体与生命,看透了一类人,直接填补了某生物种群研究领域的空白。有些人,能把伪装训练成一种条件反射,把绞尽脑汁演绎成自然而然,有些老变态借由一帮平庸的丑小鸭粉丝,抬高了自己的莲花宝座,制造一种众生不可抗拒的顶礼膜拜,然后随心挑拣玩弄傻傻的漂亮的小天鹅,手腕高明到猥琐,与不断同被脑控的教众交合的邪教教主无异。那些投胎时多偷了三五克荷尔蒙多巴胺肾上腺素的老男人老女人们,生理上的余热,要想办法平滑地让渡给不远不近地欣赏与赞美,也就是温润如玉的爱,就像《那个杀手不太冷》的主角妥善地放飞那只抱着花盆的小绵羊一样,及时抽身,海阔天空,这样多好,多好。

比被人蹂躏更痛苦是孤单,这是一种什么感受?用小说中的话,就是“想到这里就哭了,眼泪滴在地上,把地板上的灰尘溅开来。连灰尘也非常嫌弃的样子。”李国华不是罪魁,整个社会才是,每个旁观者包括房思琪的父母,都是李国华的帮凶,这些人构成的温良恭俭让的氛围,可以杀人于无形。善良的思琪无数次暗示求助,可叹这帮巨婴们无动于衷,是思琪蠢吗?不是,是整个大环境造就了思琪不敢反击的过分自尊。

看着反常的事物,低素质的挑别人的毛病,高素质的找自己的原因,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总有人目空一切,总有人负重前行。万幸的是,伊纹从家暴中逃出来了。作者借由伊纹这口,讲“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这是刻骨铭心的自我批评吗?能够执行下去吗?估计善良的人可以讲出来,但她们可能永远做不到。

有些人自诩得到了,满足了,庆幸了,发圈了,与其说是幸运,还不如说是少了一颗敏感的心,不是刻意玻璃的那种,是夏虫不可语冰的那种,是平行世界的那种。这样也好,比如,小说中的怡婷终究是看了甚至背了思琪的日记,这种折磨估计要终身缠绕在她身上。思琪很苦,怡婷只是另一个自己,是思琪或者作者需要在堕落中承接一下自己的自己。然而,知道人世的一点痛苦不是一种进步吗?人活在世上还不是为了与猪狗有些区别。

小说到最后,作者天真的以为,“每个人都觉得圆桌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发明。有了圆桌,便省去了你推搡我我推搡你上主位的时间。”可怕的是,有人又盯上了门、窗户、画框、屏风…这些可恶的参照物,总能维持住一个体统,温良恭俭让,这是一条条锁链,像捆螃蟹一样的捆法的锁链。所以,房思琪与李国华,究竟是谁更聪明?聪明会不会自尊到极致就是邪恶?还是自尊到极致造成太聪明,进而真的温良恭俭让?好像因果律不太好使了。一只美丽的梅花鹿羽化成仙,灵魂飘向远方,只是皮囊遗落在荒原,任凭野兽啃食,同类怜悯。还是暂时别再回来,因为这世间似乎还有魔鬼出没…

作者的文笔很美,美得有些“过分”,美到像啤酒杯已经逾过杯口还在倒,这一定是对有些读者过于善良而感到不放心,所以她要疯狂隐喻,疯狂暗示,生怕读者对某一种感觉的理解降低了量级,没有明喻明示,是因为有些人她无话可说,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再看那长句,短句,单词,细腻的像锦缎丝面,停下来用放大镜端详,还是纹路紧凑,横平竖直,像卯抱着榫。全程走过来,可谓是饱览了修辞方法的试验场,甚至觉得作者可能还开发了一些新的修辞手法,只是可意会不可言传,比如“毛毛发现自己说的是真心话,他全身都睁开了眼睛,吃吃地流泪。只有眼睛没有流泪”“为你浪费的时间比其他时间都好,都更像时间”“就是这人打得你不见天日”,还有其独有的突兀到读者木然的第二人称插入,把读者全面带入语境之中。仔细想,夸赞作者修辞,还是肤浅了,因为这是作者的天赋、勤奋和遭遇加成的分子式吧,源于仔细观察,哺自博闻强记,成于断臂取血,等号另一头是生活悲剧带来的艺术,难以描述,难以复刻,难以传承。

并不是每一个男人或女人都是李国华,还有大量的男男女女式的毛敬苑存在,只是这个大家来找茬的游戏太过严苛,务必认真对待。世界总体上还应该是美好的,但大家的心中要同时保有玫瑰与利剑,善良、聪明与勇敢同时加持的人,距离幸福才不会太遥远。

无意过度消费此书,陋评只为传递真情,谢谢逝者的告诫!才女不朽!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6月7日06:59:0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2192.html
道德经读后感 读书

道德经读后感

最早接触道德经大概是高中时期,那时喜欢看武侠小说,当时是看了凤歌的昆仑和沧海两部,其书间的很多思想和原文就源自于道德经。但那时只觉得道德经那玄奥深沉的语句是装逼利器,也就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这次把整...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读书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曾仕强教授曾这样评价《道德经》,是老子对《易经》的一种高深的注解,只有真正有智慧的人才能完全读懂;而孔子做的《十翼》,则是对《易经》比较通俗的注解,适用于广大读书人,但是我想,尽管《道德经》里面的知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读书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乐者为道哀为暴 道德经看过几遍了,要说很多遍绝没有太大的勇气,因为看不明白,还很多遍,岂不是很丢人?但说一点收获也没有,我的信心又顿时活跃起来,“开卷有益”至少是有一点的!记得第一次接触道德经,对某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