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对许玉兰说:“这就叫屌毛生得比眉毛晚,长得倒比眉毛长。”

MoMo 2021年6月11日08:29:39
评论
4

三乐听见二乐的话,也跟着二乐一起咯咯咯笑了起来,三乐说:“一乐没有看见爹。”

一乐离开家走了,走了一下午。一乐找不到爹,抱着自己在路边哭,听不到身边的汽车,听不到风呜呜地叫,只能听到自己的哭声,在这个夜晚里飘着。他找不到自己的爹在哪里,没有人认他。他的脑袋里只剩下自己,这个世界就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许三观气坏了,他背着一乐往饭店一步一步走过去。许三观边走边骂,说下辈子身份调过来,我也要折腾你,让你养我十一年还认你是后爹,让你背着我去胜利饭店吃肉汤面条。

许三观对三乐说:“你如果是我亲生儿子,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三乐对许三观说:“除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我最爱的就是你。”

许三观抹着眼泪说:“谁说一乐不是我亲生儿子?”

后来许三观看见街上到处都是大字报,到处涂抹着标语,到处都是红袖章的“卫兵”。他知道,就像七八月稻田里的雨和风,文化大革命说来就来了。
许三观告诉许玉兰,红烧肉在米饭下面。
许三观对许玉兰轻声说:“这是我偷偷给你做的,儿子们都不知道。”
“我不吃了。”
“你才吃了一块肉,你把肉都吃了。”

“给一乐他们吃,你拿回去给一乐他们吃。”

许三观给三个孩子说:“我今天说这些,就是要让你们知道,其实我和你们妈一样,都犯过生活错误。你们不要恨她……你们如果恨她的话,你们也应该一样恨我。我和她是一路货色。”

许三观说给路边的好心人说了自己卖血的事实,流出了眼泪,他流着眼泪对他们微笑。“你们对我这么好,我也没什么能报答你们的,我只有给你们鞠躬了。”

“许三观,你怎么又哭了?”

“我刚才哭是以为一乐死了,现在哭是看到一乐还活着……”

“我这辈子就今天吃的最好。”许三观看着桌上的炒猪肝和烧黄酒笑了,拿着书的我也笑了。现在,许三观的儿子们都已经抽调回城各自成家,自己也是衣食无忧。已过半百的许三观身体依旧硬朗,只是多了像湖面波痕、像农村交错的渠道、像布满城区的道路一样的皱纹。

许三观跟丈人说,许玉兰如果嫁给他是给两家续香火,自己也算是半个倒插门女婿。
许三观给众人看,他给许玉兰送的午饭只有米饭,也算是批斗她。趁没人才把红烧肉给许玉兰看。
许三观说,要怨恨你们妈,就先怨恨我。
许三观对二乐队长说,二乐平时总夸他队长办事让人服气。

许三观在何小勇家给了他老婆面子,给双方留了余地。

许三观笑着吃着,又想起医院的那个年轻的血头说的话来了,他就把那些话给许玉兰说了,许玉兰听后骂了起来:
“他的血才是猪血,他的血连油漆匠都不会要,他的血只有阴沟、只有下水道才会要。他算什么东西?我认识他,就是那个沈傻子的儿子,他爹是个傻子,连一元钱和五元钱都分不清楚,他妈我也认识,他妈是个破鞋,都不知道他是谁的野种。他的年纪比三乐都小,他还敢这么说你,我们生三乐的时候,这世上还没他呢,他现在倒是神气了……”

许三观对许玉兰说:“这就叫屌毛生得比眉毛晚,长得倒比眉毛长。”

许三观的生活就像余华笔下反复出现的在风中摇摆的绿草,弱不敌风,却春风吹又生。只要留下一点希望,它还会凭借顽强的生命力,在风霜雨雪中坚强的活着。余华老师,如果要写许三观的续集的话,还请您笔下留情。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6月11日08:29:3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2578.html
道德经读后感 读书

道德经读后感

最早接触道德经大概是高中时期,那时喜欢看武侠小说,当时是看了凤歌的昆仑和沧海两部,其书间的很多思想和原文就源自于道德经。但那时只觉得道德经那玄奥深沉的语句是装逼利器,也就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这次把整...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读书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曾仕强教授曾这样评价《道德经》,是老子对《易经》的一种高深的注解,只有真正有智慧的人才能完全读懂;而孔子做的《十翼》,则是对《易经》比较通俗的注解,适用于广大读书人,但是我想,尽管《道德经》里面的知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读书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乐者为道哀为暴 道德经看过几遍了,要说很多遍绝没有太大的勇气,因为看不明白,还很多遍,岂不是很丢人?但说一点收获也没有,我的信心又顿时活跃起来,“开卷有益”至少是有一点的!记得第一次接触道德经,对某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