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第三版

MoMo 2021年6月12日15:51:03
评论
36


完《许三观卖血记》话本
第一次以这样的形式看书,对话框的形式出现之后,各个人物关系就显得更加具体,方便理解。
以许三观是丝绸厂的员工,跟着阿方和根龙去卖血拉开帷幕,文章开头就透露着现在普遍的社会现象—做什么事都要有关系,哪怕你是去卖血,没有关系,神仙的血也没有人会收。
他通过第一次卖血取上了原本与何小勇已经订婚了的媳妇许玉兰,结婚10年,生有3子,取名:一乐,二乐,三乐。流言蜚语伴随着一乐的长相随之而来,身世之谜渐渐被揭开,一乐为何小勇的儿子,并非许三观亲生。虽非亲生可身上流着都是同一个母亲的血,弟弟受了欺负没有不帮的道理。 一乐为弟弟们出头,将方铁匠儿子的头开了瓢,然而医药费2个爹都不愿意承担。他为人养儿9年,戴了顶大绿帽子,为解儿子一乐之困,进行了第二次卖血,钱用来支付了方铁匠儿子的医疗费。
耿直的许三观在得知同厂林大胖子摔断了腿,卖血得到的35块钱,给林胖子买了东西,当然也为了报复自己的老婆跟何小勇睡了,他竟然也荒唐到去睡了别人的老婆林胖子。
5几年闹饥荒,一家人吃不上饭,他第四次去卖血。带着全家人,(除了一乐)去吃了顿好的—1角7分的面条。只给了一乐5角钱去吃红薯。
文革期间,知识青年要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再一次将卖血的钱给了一乐和二乐。作为日常开支和打点生活所用。而他的老婆许玉兰却被贴了大字报,剃了阴阳头,天天挂着“妓女”的牌子挨批斗。哪怕是这样的耻辱,他还是义无反顾给妻子送饭递水。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却在这里看到丝丝温情和相濡以沫。
不到一个月,二乐队长来家,害怕家里饭菜不好,连累儿子二乐在队长手下日子不好过,为了请吃饭,迫于无奈短短一个月时间,又去卖血。然而正常卖一次血需要3个月的恢复期。
不久一乐又被查处患有严重肺炎,需要去上海治病,医疗费简直天价。三观想到一路卖血去上海。天不遂人愿,卖来得钱都用来给他自己看病。不得不承认,他老了…
花甲之年,终于熬到三个儿子都有了工作,回想自己的一生,这四十年来,家里的大灾小难,都靠它卖血熬过去,为人夫也为人父,都是替人解难,为家人温饱而卖血,却从没为过自己。
这一次他想为了自己卖一次血,吃一盘炒猪肝,喝2两黄酒。却被嘲笑道:“你的血只有油漆工会要,拿来没有用。”在大街上他失声痛哭,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再也没用,以后家里有了灾难他再也不能靠卖血筹钱去解决。
看到这里伴随着只有一声长叹,反观我们,多像吸血的蚊子,都是喝父母的血长大的。母亲给我们乳房的时候,我们不是吸的出血就是使劲用来磨牙。
没经历过文革,没被贴过大字报,更没挂着牌子挨批斗,但看到一字一句,却也好像总能感觉到当时生活的无奈。穷到吃树皮,穷到去卖血,穷到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穿,谁要出门谁穿裤子,另外一个躲被子里…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6月12日15:51:0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2587.html
道德经读后感 读书

道德经读后感

最早接触道德经大概是高中时期,那时喜欢看武侠小说,当时是看了凤歌的昆仑和沧海两部,其书间的很多思想和原文就源自于道德经。但那时只觉得道德经那玄奥深沉的语句是装逼利器,也就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这次把整...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读书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曾仕强教授曾这样评价《道德经》,是老子对《易经》的一种高深的注解,只有真正有智慧的人才能完全读懂;而孔子做的《十翼》,则是对《易经》比较通俗的注解,适用于广大读书人,但是我想,尽管《道德经》里面的知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读书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乐者为道哀为暴 道德经看过几遍了,要说很多遍绝没有太大的勇气,因为看不明白,还很多遍,岂不是很丢人?但说一点收获也没有,我的信心又顿时活跃起来,“开卷有益”至少是有一点的!记得第一次接触道德经,对某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