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从哪里来,又会魂归何处——读《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MoMo 2021年5月26日21:00:441 36

人类从哪里来,又会魂归何处

——读《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一个不知道自己出生前发生的事情的人……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正如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所言,历史总是让人惦记,也不能不让人惦记。对人类来说,人类的发展史是一个难于割断的实际存在,漫长的、厚重的人类发展史不但使我们明白“过去”,还应“前往何处”。在历史的路上,有三大重要革命:大约7万年前,“认知革命”让历史正式启动。大约12000年,“农业革命”让历史加速发展。而大约500年前的“科学革命”,让历史画下句号而另创新局。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尤瓦尔·赫拉利的成名著作《人类简史》一书,讲述的就是这三大革命如何改变了人类和其他生物。

康德曾经提出:“是否有可能撰写一部世界公民观点下的普世历史?”《人类简史》似乎就想回答这样的问题。赫拉利认为,“早在250万年前,就已经出现了非常类似现代人类的动物……他们与一同共享栖息地的其他生物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人类之所以已经习惯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人”,是因为在过去1万年间,“人种”只剩下“智人”一种。这一点对了解人类历史和心理学至关重要。“在先前长达数百万年的时间里,人类会猎杀小动物、采集种种能得到的食物,但同时也会遭到较大型食肉动物的猎杀。一直要到40万年前,有几种人种才开始固定追捕大型猎物,而要到10万年前智人崛起,人类才一跃而居于食物链顶端。” 

历史的拐点会决定人类文明与命运发展的轨迹,人类及人类社会的发展得益于在历史的发展中汲取先进的文化及技能。一如人类学之父博厄斯所言:“人类的历史证明,一个社会集团,其文化的进步往往取决于它是否有机会吸取邻近社会集团的经验。一个社会集团所有的种种发现可以传给其他社会集团;彼此之间的交流愈多样化,相互学习的机会也就愈多。大体上,文化最原始的部落也就是那些长期与世隔绝的部落,因而,它们不能从邻近部落所取得的文化成就中获得好处。”在人类历史上,“曾有长达250万年的时间靠采集及狩猎维生”,“这一切大约在1万年前全然改观,人类开始投入几乎全部的心力,操纵着几种动植物的生命”,这是一场关于人类生活方式的革命——农业革命。

农业的兴起并非一夜之间,而是历时数千数百年的缓慢过程。作者赫拉利认为,“过去,智人部落的生活就是采集蘑菇和坚果、猎捕野鹿和野兔,他们不可能一下子就决定定居、不再搬迁,而开始耕田、种小麦、从河里挑水。这种改变分阶段进行,每次只是改变日常生活中的一小部分。”是的,在漫长的数千年间,人类或许会偶尔的吃点小麦,但绝非以它为主食。而且,“从采集野生小麦变成种植驯化的小麦之间并没有一个特定的分界点。所以很难断定人类究竟是什么时候进入农业时代。”赫拉利不愧是一位了不起的青年才俊,研究历史到这个份上,说是“旷世罕见”一点也不夸张。当然,他说“农业革命是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乃至“农业革命就是一个陷阱”,是值得商榷的。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高毅说:“读《人类简史》,我们每每会为作者非同寻常的想象力而赞叹……这样的奇想,这让他的书多了不少一般史学作品所欠缺的文学感染力。”赫拉利认为,“人类几乎从出生到死亡都被种种虚构的故事和概念围绕……这种人造的直觉就是‘文化’。”其中,人类学家、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所屡屡提及的“萨摩亚文化”或“塔斯马尼亚文化”无不是“文化”。另一个“文化”就是“现代的政治秩序”,如自由和平等的基本价值观以及帝国和宗教的兴起等。不同文化的接触除了经由短暂的战争和军事占领外,在其他时期,文化的传播多是通过点与线的形式来进行的。但是,“纵观大局,可以看到许多小文化到少数大文化再到最后的全球单一文化,应该是人类历史无法避免的结果。”

人类自有它的历史,同样会有它的未来。同时,人类对自身的未来总是充满了好奇。从史前到智人的末日,在人类史中,智人如何使其他人种和巨型哺乳类动物的灭绝?金钱和宗教又从何而来?人类创建的一个个帝国何以衰亡复又兴起?人类真的了解自己吗?赫拉利教授不仅写出了一部宏观的人类简史,更是不断见微知着、以小写大,让人类重新审视自己。在《人类简史》一书中,赫拉利教授认为,真正的科学革命就是发现“人类对于最重要的问题其实毫无所知”,“工业革命找出新方法来进行能量转换和商品生产……结果就是人类开始看饭森林、抽干沼泽、水漫平原,再铺上总长数万公里的铁路,并兴建摩天大都会。世界越来越被塑造成适合智人需求的样子,但其他物种的栖息地就遭到了破坏,这让它们迅速的灭绝。”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人类真的已经称霸全球?200年、1000年或数千数万年后的人类结局又会怎样?归宿又在哪儿呢?如果地球已不再适合人类或人类根本无法居住的时候,人类又该踏上怎样的旅程?难道“生命原本来源于尘埃,最终又复归于尘埃”吗?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6日21:00:4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524.html
历史从无正义,历史也从无对错,历史更无法重启,不论人类终将走向何方,将视野放长到几百亿年前后,我们当下所做的点点滴滴不过也仅仅是一阵烟云而已,甚至连一点痕迹也无法看见。 读书

历史从无正义,历史也从无对错,历史更无法重启,不论人类终将走向何方,将视野放长到几百亿年前后,我们当下所做的点点滴滴不过也仅仅是一阵烟云而已,甚至连一点痕迹也无法看见。

翻过最后一页,如释重负,佩服作者浩瀚的知识储备,佩服作者连贯的逻辑思考,佩服作者对过去和未来的通透认识,总之,自己已经五体投地地表示钦佩。 1)  从物理学到化学,再到生物学,到历史学,构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上住了几群猴子 读书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上住了几群猴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上住了几群猴子。猴子们每天打猎、采浆果、躲避其它动物的攻击,紧张而又悠闲地生活着。虽然有的时候会找不来吃的,可也有运气好的时候,大家一块儿打死一只巨兽够吃好几天,这样它们就能...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公孙弘 公孙弘 9

      从动物到上帝的过程或许是智人一厢情愿的结果,历史学家只看清楚了过去,却无法预知未来。但是从低等动物演化到现在可以人为地改变物种的基因序列来看,来到这个人类历史的交叉口上,面对人工智能带来伦理上的冲击和科技的发展的抉择,无论未来往哪个方向发展都不算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