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每个读着这本书的人,都会不停的被带回童年。你是独生子吗?还是有着兄弟姐妹?你的童年是个什么样子呢?

MoMo 2021年5月27日10:34:14
评论
15


我们的身体再也回不去童年,于是我们只能用回忆、用文字,一遍遍的回去。
之前我写过一篇《我的娜塔莎》,里面藏在我对童年的某段记忆。把它放在这里也好,与我喜欢的书一起继续珍藏。
关于这本书的书评,我会找时间再写。也想讲这本书,但越是喜欢的东西,越不知该如何表达。你是不是也一样?
给我时间。
附上旧作——《我的娜塔莎》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一直像个动物世界,因为当时住着爷爷留下的私宅,有个特别大的院子,大到什么程度呢,就是那种隔得开开地种了四颗法国梧桐的大。院子被我爸爸布置的很粗犷很豪放,其实就是杂乱,再加上鸡、鸭、猫、狗,偶尔还有兔子,相当的原生态。
动物世界里,我最爱狗,也是情理之中,谁会喜欢鸡鸭呢,哪怕天天去院子里捡它们生的蛋吃,也不会为此多看它们一眼。不知为什么,猫我也一直不太喜欢,总觉得它们像某类我不喜欢的人。
我最爱的狗叫娜塔莎,女的。你要知道我爸爸大概是有俄罗斯情结,我们家养的公狗一律叫莎迪克,母狗一律叫娜塔莎。妈妈告诉我,在我出生之前,有只养了很久的莎迪克,又聪明又忠诚,可自打我妈肚子里怀了我之后,就开始完全无法直视它,看到它就心里烦,就想吐,后来莎迪克悲壮地用病死的方式让我妈妈得到了解脱。爸爸当然最难过,守到子夜过后,背着莎迪克来到江边,把它沉到了江底,给了它一个庄严的江葬。妈妈形容那晚如果搞不清状况的人,觉得我爸爸是在杀人灭口也没什么不妥。
陪伴我的童年的主要是两任娜塔莎。我有点记混了它们俩的事,不知哪一只陪了我更久,反正长相、品种、性格都差不太多,那就原谅我混为一谈吧,真是有点记不清了。你问它是什么品种,就是那种最不值钱的小土狗,我却觉得它一点都不比豪门望族的差到哪里去,想当初它能留在我身边也是经过一番激烈的竞争的。当时爸爸买了两只刚出生的小狗,一公一母,所以自然就是莎迪克和娜塔莎,可是妈妈只准留一只,另一只送人。我只好把它俩放在凳子上挤在一起,想细细端详来决定取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咚的一声,一只狗就被挤了下去,那只掉下去的莎迪克就这样很不幸地被我舍弃了,因为那时的我觉得它太笨了。如果换做现在,我想我的选择应该是留住莎迪克,弱者总是会让人心生更多的怜爱与同情。
我妈妈虽然不太热爱狗,但我想在娜塔莎心中,可能最爱我妈,最不爱我,因为我只顾逗弄它而无心喂养它,每天都是我妈从单位食堂带回食物养咱家一院子的动物世界。每天妈妈把一大包东西放在院子里,娜塔莎的尾巴就摇上了天,来回乱窜迈着小碎步不知怎么办好。每次,是的,每次,妈妈都会对它说:你,坐倒,等倒,等它们吃完你再吃。它们,指的自然就是那些鸡鸭猫什么的,每次,是的,每次,娜塔莎都死死一屁股坐下,继续摇着尾巴,深情而又焦虑的望向它们,舌头时不时无法自控地出来空空兜一圈,直到我妈说:好,你,去吃。瞬间一个猛子扎进那团稀烂的残羹冷炙里,依然欢天喜地。
是的,它那么好,那么乖,小时候的我却并不懂事,只会逗弄它。每天变着法的无数回胡乱呼唤它,把兴奋的它招来然后又不理它。叫的多了它过来的速度明显变慢了,但它还是会过来,哪怕明明知道我又在骗它,但还是带着无辜的小眼神,过来。
我也真的试过拿两支火柴棍,试图把娜塔莎的两只耳朵给支愣起来,那样它就彻彻底底地能变成一只狼狗。耳朵一竖一耷,区别就是这么大。但是我之前也说过,它真的不比任何名贵犬逊色。一瞬间,起立、握手、歪头、鼓掌……十八般武艺,轻松hold住。在还没来得及教会它加减乘除时,它却突然无征兆的失踪了。足足过了一周的某天清晨,妈妈下夜班刚打开门,突然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猛冲进来,是它,娜塔莎,可是渐渐的,我发现,它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有些失常了,很躁狂,很亢奋,很难安静,我甚至觉得它的面部表情也经常呈现出略微的扭曲,不知道这一周它究竟经历了什么,我无头绪的难过。它不再是那个静静的把下巴搁在我腿上的娜塔莎了,不再是在我难过时躺在我身边陪着我的娜塔莎了,不再是那个我可以尽情把手指放在它嘴里的娜塔莎了……是的,因为它咬我了,哪怕其实只是轻轻的一划拉,我相信它是无心的,只是它的大脑皮层丧失了控制轻重的功能。我记得我打了狂犬疫苗,但我记得我懒得打那最后一针,少打一针会怎样呢?会不会哪天突然发作呢?那又将会是一个怎样奔放的我。
话说正当娜塔莎渐渐找回自我之时,市里又莫名其妙的展开了打狗行动,我们只有忍痛把它送到青菱公社爸爸的一个朋友那里。等到一个月后我们全家去看它,它又再次变了性情,这次是木讷。我一声声的叫它“娜塔莎”,它很麻木的望着我,并无太大反应。爸爸的朋友不好意思的说,你们的名字我总忘,不太好叫,就给它改名了,它现在叫欢欢。
……
欢欢,欢欢,它扭头离开了,越走越远。
直到那天离开那里上车之前,我都没有再看到它。可是当车子刚刚启动,我看到了远远的它,定定站着,望向我们正在行进的车。它是真的忘了吗?那些所有被唤做娜塔莎的日子,我不相信,它会真的忘了。
后来,听说它流产了,后来的后来,就没问了。
娜塔莎以后,我就一直没有再养过别的狗,如果有一天我再养狗,我会挑个像它的,挑个母的,还叫娜塔莎。
我知道还有人会关心我家的那幢院子和房子一样大的私宅。很可惜,我父亲是个遵纪守法的人,当年那块地被政府征收,仅仅换给我们一个很基本的三室一厅外加一点点钱。哎,你说要是我们做个顽强的钉子户,这房子要是能留到现在,会怎样呢。
现在那块地成了著名的光大银行,哈哈,真是有点讽刺,居然还带上了我名字里的一个字。有时想想,我的故居好歹也是黄金万两之地,也就罢了,罢了罢了。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10:34:1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642.html
这又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书! 读书

这又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书!

这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书! 故事是从一个六岁小女孩的视角展开,前半部分平淡无奇。只是孩子们的童年生活,充满好奇与恶作剧。就像我们小时候,总会好奇附近的某处空房子,渴望离开父母的视线自由自在,渴望离开校...
知更鸟是什么鸟 读书

知更鸟是什么鸟

一 蒋方舟在《圆桌派》里分享了自己的一个小故事。 年轻的时候,她曾遇到过一个心仪的男子,小霸王一般的人物,混迹街头,经营着一个KTV;和大多数少不更事、两小无猜的故事一样,这段感情最后走到了末路。 这...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