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曾经名声不好的女子,余生情路注定坎坷?

MoMo 2021年5月27日12:47:35
评论
48

曹公在《红楼梦》里创造了众多女子的形象,或泼以浓墨或油以华彩,使各赋性格、各有命运的她们跃于纸上,教读者或怜惜或叹息。

她们每一位都独树一炽,值得细细回味。其中有两个配角,出场寥寥数章,留下的剪影却是摇曳生姿,绰约难忘。

她们是:天真吞金的尤二姐、刚烈自刎的尤三姐。

更令人难以释怀的是,尤三姐因浪荡声名在外,错失与柳湘莲的婚姻,抱恨自刎身亡。

不禁想起张爱玲的《半生缘》中,曼桢第一次去世钧家,被世钧爸爸认出她是舞女曼璐的妹妹,从而认定曼桢也是不正经的女子,坚决反对曼桢和世钧的婚事。其实曼桢是知识女性,曼璐成为舞女的初衷也是维持一家生计。她们也一心成为贤妻良母,为何无缘好姻缘?

难道曾经“名声不好”的女子,注定余生情路坎坷?

ღღღ

《红楼梦》中尤二姐、尤三姐正是为声名所累,绝色佳人偏落得个死于非命。

她们是宁国府贾珍妻子尤氏异母妹妹。按道理也该是大家闺秀。然而尤家家境一般,尤氏嫁入贾府是高攀了枝头,所以平日尤氏对丈夫贾珍千依百顺、懦弱不敢多言。

贾珍呢,沉溺女色,色胆包天,看上贾母的丫环,就让妻子去求贾母赏赐;看上了儿媳妇秦可卿,就光明正大地“扒灰”;看上了小姨子,竟联合儿子、侄子共同染指。

贾赫去世,作为儿媳妇的尤氏无法一人独立操办大事,所以邀请尤母前来贾府帮忙,尤二姐、尤三姐随之到来。

在这样的背景下,尤家姐妹的悲剧从贾珍的淫、尤氏的弱、尤母的贪中拉开帷幕。

ღღღ

尤二姐原有指腹婚约,因对方家道中落,贾母悔婚,尤二姐也暗盼另攀高枝。进入贾府后,她频频与姐夫贾珍、外甥贾蓉眉来眼去,对获得贾琏金屋藏娇更是喜不胜收,天真地以为日后可替代王熙凤成为正室。

这份不自知的不量力,使她在和王熙凤的对抗中一败涂地。她先是轻信凤姐搬入贾府,后被凤姐折磨至失去了腹中胎儿,最后绝望吞金自杀。

任她有十二分姿色,饶无凤姐半点心计。

尤二姐作风放荡吗?嫁给贾琏之前,是的。从书中隐晦的描述中可以猜测,在进入贾府之前,她和贾珍私通已久。

她的后果全因放荡作风所致吗?不全是。在成为贾琏的小妾后,她收心养性安守本分。贾珍再来勾搭她,她拉上尤母陪坐,不肯越规半点。她真心想要洗手从良作羹汤。

然而,一个人走过的路如同烙印刻在身上,难以抹去。

社会对失足女子并不宽容。

尤二姐可以说是天真温顺,也可以说是软弱无主见。她最致命的错误,是将自己的人生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

两人如胶似漆之时,贾琏连私自钱都转移出来交由她保管,还口口声声称凤姐为尤二姐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承诺等凤姐死后必将她捧为正室。

无奈新鲜感比红颜更易消逝,很快他又纳了别的妾。彼时凤姐仍稳坐正室,贾琏花钱仍需看她眼色。尤二姐是谁?是连吃不饱都不敢声张的弱势旁妾。

这个女人怎能不悲哀,她轻易把一生交付,男人转身当作笑话说给别人听。

她的死尤为凄凉。贾母拒绝她的尸身进入贾府主墓,凤姐卡紧腰包不肯掏钱,尤氏爱理不理,尤母有心无力,贾琏良心发现想为她厚葬,却苦于囊中羞涩。

“贾琏拿了银子与众人,走来命人先去买板。好的又贵,中的又不要。贾琏骑马自去要瞧,至晚间果抬了一副好板进来,价银五百两赊着,连夜赶造。一面分派了人口穿孝守灵,晚来也不进去,只在这里伴宿。放了七日,想着二姐旧情,虽不大敢作声势,却也不免请些僧道超度亡灵”。

想起西门庆盛葬李瓶儿,贾珍厚葬秦可卿,选的都是最好的棺木,不惜钱财,大张旗鼓。连扒灰的儿媳妇秦可卿,都可以得到家公贾珍旁若无人的放声痛哭。尤二姐这个绝色佳人,只得到一副赊着账的棺木、一场“不大敢作声势”的超度。

她连死都比别人憋屈。

其实当她选择进入贾府,便注定了人生悲剧。即使她多活几十年,顶多过上尤氏、赵姨太的生活:夫不宠、侍不恭、妾横生。

贾府富贵,等级亦森严,又岂容身世低微、声名狼藉的她笑傲贾府。出身官宦世家、犀利自强的王熙凤,尚被贾琏以无子嗣为借口一再纳妾。

婚姻始终是门当户对的好。

曾经“名声不好”的女子,注定余生情路坎坷?

——尤二姐的路不在于坎坷,而在于选择了错误的路。

ღღღ

和尤二姐的温顺相反,尤三姐十分刚烈。

在面对贾珍、贾琏的挑逗,她大声呵斥“你别油蒙了心……这会儿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算盘了!”

她敢于以硬碰硬、以强克强,从高谈阔论到喝酒取乐,样样强于贾珍二人。对于她豪迈的举止,书中言,“竟真是他(她)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她)”。这招唬得贾珍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称她是带刺的玫瑰,美则美矣,带刺伤人。

尤三姐所处之境浑浊,须表现如钢铁般强硬、如泼妇般泼辣,以抵挡贾珍贾琏的虎视眈眈。曹公应也欣赏她这份刚烈,才会安排她成为警幻案下的仙子。

在曹公笔下,尤三姐表面浪荡,实则清醒且忠贞。

她在豪门诱惑前始终保持清醒,有理有据地提醒尤二姐,贾琏对她的好是暂时的,如被王熙凤发现,定有大风波。甚至死后仍托梦给尤二姐,让她反击王熙凤。

她刚强有主见,宁愿糟蹋了自己的名声,也不愿委屈求和,便宜了拿自己当粉头的贾珍贾琏。

她忠贞不渝,因五年前一面之缘,认定柳湘莲非君不嫁。在面对贾琏和尤二姐的逼婚,她说,“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日起,我吃斋念佛,只伏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说着,将一根玉簪,击作两段,“一句不真,就如这簪子!”

她说得斩钉截铁,也做得彻彻底底。从此吃斋素衣,闭门修心,静候良君。但她在逆境求生落得的淫荡名声,终也让她付出代价。

柳湘莲并不认识尤三姐,他在贾琏的搭线下,先是同意这门婚事,后来怕吃了暗亏,私下找宝玉打探尤三姐的人品。

宝玉和尤氏姐妹也无深交,只言曾在贾赫的葬礼上见二尤如何如何。其实他说的更多是对尤二姐的印象。像曼璐对曼桢的影响,尤二姐的作风无意中也影响了妹妹的声名。

柳湘莲听说之后,马上悔婚。尤三姐闻言,在柳湘莲面前自刎身亡。柳湘莲见尤三姐如此刚烈,感叹其为奇女子,抚尸痛哭后,随道士出家而去。

由此可见,他们二人性情相投,可惜信息不对等,阴差阳错误了终生。贾琏在向柳湘莲确认婚事时,并没有说明尤三姐对他一往情深;柳湘莲向宝玉求证尤三姐人品时,宝玉又没有说到点子上。

《红楼梦》里唯有一段可能会美满的婚姻,就这样葬送在口舌之中,可哀可叹。

“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

这份忠贞,放在习惯了速食爱情的今天,尚留余温。尤三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刚烈,至今值得钦佩。然她自刎行为无法效尤。

唯报以惋惜。

ღღღ

不禁问,世人对“好女子”、“坏女子”的划分究竟凭何判断?凭她的言行举止?凭她的家族传统?凭她的朋友圈?靠的是耳闻,还是目测?

眼见也未必为实,何况耳闻。

愿曾被坏声名所累的女子,终得有心人拥抱,不被辜负。 

愿世上所有的可人儿,不必为生活冒充坏女子,善始善终。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12:47:3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680.html
黄叶村里梦红楼·五 读书

黄叶村里梦红楼·五

<黄叶村里梦红楼·五>接昨日所叙,继续探究雪芹于,‘乾隆七年’或‘乾隆八年’至‘乾隆十七年’到‘乾隆十八年’这一‘十年’之期雪芹之生活状况。曹雪芹家族于‘雍正五年’年底被抄家,次年迁至北京,少年雪芹于...
黄叶村里梦红楼·四 读书

黄叶村里梦红楼·四

<黄叶村里梦红楼·四>从几日之推陈,再而出新。于时间上看,从‘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基本于乾隆十九年前就基本成型,推演脂砚斋初评《红楼梦》之时不会晚于‘乾隆十七年’到‘乾隆十八年’。再,‘十...
这本书简直可以堪称我最爱的一本书了。 读书

这本书简直可以堪称我最爱的一本书了。

初中读红楼梦,人物太乱,记不清,又觉得啰啰嗦嗦,没看完。而这次读《红楼梦》,却有些后悔读的太晚了,错过了这么好的书。不愧为这么多人研究的书,确实很有价值。 看这本书的过程,我比较多的是从写作手法来看,...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