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还贾琏一个公道

MoMo 2021年5月27日20:28:05
评论
26

还是评价一下琏二爷。琏二爷其人,用一句冷子兴的机变不为过。

关于迎春:

个人不是很赞同一些阴谋论,说贾琏母亲和迎春母亲都在世的时候,贾赦宠爱迎春生母,冷落贾琏母亲以及贾琏。还有说贾琏在女儿出痘的时候都跟多姑娘偷情,肯定是个没良心的,怎么可能顾念上迎春。

首先,照顾些迎春这件事只需要花点钱,动动嘴皮子,是很惠而不费的事情,不需要劳心劳力。还有巧姐出痘,贾琏睡多姑娘更多是为了解决性欲,其实并没有不想管巧姐的心,因为凤姐提出贾琏斋戒,贾琏也是同意的。只是贾琏意志比较薄弱,忍不住,但未必有不想管女儿的坏心思。

个人更认为是贾琏体察小细节的能力不够,又不爱掺和家长里短的琐事,他更爱出外务,帮着造园子带人办丧事等等。

前面凤姐问贾琏,薛宝钗的生日怎么过。贾琏就不太走心地回答,林妹妹咋过薛妹妹就咋过呗。凤姐又说薛宝钗可是成人礼,和林妹妹的例不一样。贾琏就敷衍,哦哦好好行行行听你的那种。还有来旺儿子要给彩云提亲,彩云不同意,来旺来问贾琏怎么办。贾琏就没怎么认真听,然后敷衍道,我亲自跟彩云说说,给点钱就行了。

所以他未必是不想管迎春,而是细节体察能力弱,又不爱掺和大观园女孩的事情。再说他认为这些事情凤姐有数。谁知凤姐看不太上迎春这样的闷葫芦。迎春又不太好意思跟贾琏凤姐开口,凤姐事情忙,贾琏是那种你不说你有什么问题他就不太知道的人,所以难免疏忽。

二来迎春估计是宁可自己受罚也不愿意麻烦哥哥的人。迎春的累金凤被奶妈赌钱当了,可是第二天家宴要带,迎春的丫头绣桔建议迎春告诉凤姐,让凤姐责罚。迎春自己还遮掩,罢了罢了,老太太问起来就说是我自己弄丢的,我甘愿受罚。估计贾琏凤姐想帮他,或者丫头为了她好悄悄告诉贾琏凤姐,迎春自己还回绝,不用不用,我这样也挺好。凤姐又是个爽快人,见不得推三阻四不领情的,自然淡了帮迎春的心,就和园里的小姐们一个分例,没有过多的照管了。

相貌:

冷子兴评价贾琏“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他和凤姐平儿的对话凸显的是幽默风趣和给人台阶(像薛蟠,说话都憨憨的,“有你薛大爷呢”的感觉)。曹公在人物塑造上真的很用心。

贾芸指贾琏道:“找二叔说句话。”宝玉笑道:“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像我的儿子。”贾琏笑道:“好不害臊!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就替你作儿子了?”

是不是有点凤姐,鸳鸯,甚至尤氏的机灵劲了?薛蟠就说不出这种话。

凤姐和贾琏的互动:贾琏出远门回来

凤姐:“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赐光谬领否?”

贾琏:“岂敢岂敢,多承多承!”

金桂和薛蟠的互动:薛蟠看上了金桂的丫头宝蟾

金桂:“要作什么和我说,别偷偷摸摸的不中用。”

薛蟠:“好姐姐,你若要把宝蟾赏了我,你要怎样就怎样。你要人脑子也弄来给你。”

贾琏凤姐互动:让凤姐帮忙说服鸳鸯,拿几样老太太不用的东西换钱。

贾琏笑道:“好人,你若说定了,我谢你如何?”凤姐笑道:“你说,谢我什么?”贾琏笑道:“你说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明白了不,贾琏是没有薛蟠的憨态的,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跟个丫头动手动脚,与尤二姐也是试探过的,并不是上来就搂搂抱抱。

贾琏一面接了茶吃茶,一面暗将自己带的一个汉玉九龙珮解了下来,拴在手绢上,趁丫环回头时,仍撂了过去。一面又回头看二姐时,只见二姐笑着,没事人似的,再又看一看绢子,已不知那里去了,贾琏方放了心。

而且书中很少有细写贾琏淫乱的情节,最多的就是贾琏口嗨和搂着已经与他成婚的尤二姐。比起贾珍与他的小姨子,没有与贾珍成婚的尤三姐贴脸,百般轻薄,可以看出贾琏虽然风流,却有时有赏,对自己的妻子也不会说着说着话就恬不知耻,搂搂抱抱,摩擦摩擦。

而且书中贾琏语气相对温柔,除了喝醉了酒说了点“涎言涎语”,也都还是逻辑清晰的,只不过语气不太尊重长辈。与父亲不要的丫头仅止于眉来眼去,也没上过手。可以看出是风流不猥琐的人物。贾赦,尤二姐的母亲尤老娘也都认可过贾琏的帅气年轻,只不过电视剧把贾琏的帅和风流的那面放大了。但我想说,我看原著中对贾琏的印象真的没有很不堪,和电视剧版的贾琏形象差不多。

虽然说贾琏对尤二姐吐槽凤姐色令智昏丑态毕露。但应该还挺理智的,虽然许了承诺,但只是许诺了继室。不像绿地某军,许诺张雨婷3000千万空头支票外加结婚承诺,骗到张雨婷然后不履行。

关于贾琏吐槽凤姐的坏话,贾琏应该也只是说了凤姐凶,没说凤姐坏。因为兴儿说凤姐歹毒,尤二姐一开始不太信。

能力:

比贾芹之流好太多了。至少他在办理外务的时候不会聚众淫乱(贾芹托凤姐谋到了管理铁槛寺的差事,可是直接在庙里聚众淫乱的),对大观园女眷不会染指半分。话能说明白,心里对贾府财政状况有一定的认知(知道宫中太监的索取无度),办事本本分分,不出彩也不捅娄子。虽然他的能力未必能拯救贾府,但也能维持贾府正常运转了。

他对细节的体察不够到位,比如多姑娘的头发偏偏在他的铺盖里面,贾芸贾芹找他谋差事是真的很着急,他完全可以用这个立威的,而不是抱着不放在心上可有可无的态度。所以可以推测贾琏如果从事王熙凤的职位,必然是不适合的,感觉他对女性有一种天然的给面子和脸皮薄。如果贾琏管理宁国府,碰到积年的老嬷嬷迟到,恐怕不会像凤姐一样雷霆手腕的。

贾琏虽然不是多正义多善良的人,但在小事情上是有原则不会强人所难的人,比如彩云不愿意嫁给来旺的儿子,那不嫁就不嫁。石呆子不愿意买贾赦扇子,那不卖就不卖。所以如果他知道王熙凤为了银子逼死了两条人命,想必他也是不敢苟同的。可是这点善良在管家上相当于软弱——你说不替来旺说媒就不替了?不怕来旺记恨?凤姐虽然正义感没那么强,可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不会因为对方是品行优劣而反水。在管家上,必然是王熙凤的精打细算更能维持家业。

贴一个体现琏二爷机变的地方:

很会来事。

却说贾珍、贾琏暗暗预备下大簸箩的钱,听见贾母说“赏”,他们也忙命小厮们快撒钱。只听满台钱响,贾母大悦。

对凤姐:

说说贾琏对凤姐的感情吧。一开始说不上爱也能算得上喜欢,好感,敬重等等。但是在贾琏那里,他的性和情是分开的,或者说他不太清楚情为何物。

贾琏和王熙凤是媒妁之言成婚的,不像贾宝玉与林黛玉,可以一起长大,一起见证对方的喜怒哀乐,不断从小事情上磨合,感悟到自己的情愫。贾琏对王熙凤只停留在最表一层,就是长相性格还有x技巧这种比较”肤浅“的东西,这点也不能怪琏二爷。爱情在现在都是稀缺,何况那个时候,凤琏夫妻已经结婚,自然不能用贾宝玉和林黛玉这种一点点产生情愫的少女少男恋爱方式去处了。

其实贾琏是知道凤姐这个正妻的地位的,虽然他喜欢和别的女人说说凤姐的不是打打嘴炮许许诺,却全都是一时迷乱,过后转眼就忘。王熙凤聪明一世,却要强一时。她不知道在贾琏心中这些女的的地位给王熙凤提鞋都不配。若说贾琏与王熙凤还有点类似于情的好感,对多姑娘鲍二媳妇之流就全都是性了,我给钱,你陪睡,钱色交易懂不懂?

其实凤姐当然是知道自己的地位的,只是贾琏在她生日跟别人睡觉,还说”再娶一个也这样“这种话,是给了她好大的没脸的。她知道鲍二不过是一个她都不屑于弹一弹的芥子,但她也知道自己的男人在自己的生日当着别的女人说自己的不是是影响到自己的声誉,要叫人笑话的。所以要强的她再加之喝了点酒才不能忍。这一闹,就直接闹崩了她和贾琏的感情基础。

这件事虽然以贾琏服软告终,可是贾琏心里也有委屈啊,”我只是满足一下下半身,打打嘴炮没威胁到你的地位,我爹政老爷珍大哥哪个不三妻四妾的,你比我能干我没啥脾气甘愿让贤,你不让我纳妾我也不纳,可是你身体也不是特别好,气血不足,在你不能做的时候我连找个下贱的媳妇丫头泄泄火都不行。在我心里你是正妻啊,她们就是打打嘴炮罢了。”我敢肯定,这是贾琏的内心想法,因为回房间凤姐还有点意犹未尽想要抱怨的时候,贾琏说“你细想想谁的不是更多”,凤姐也没有言语,我想凤姐也明白贾琏的想法的,但只是她看不惯也忍不了自己的丈夫在野女人面前给自己没脸。

贾琏肚子里存着委屈,他发现不管他跟野女人厮混走没走心,凤姐都闹都介意,于是下一次他就走心了。那次正好是凤姐小产,又不能满足他的生理需要了,于是他看上了尤二姐,尤二姐和多姑娘鲍二媳妇还不太一样,尤二姐在面上还是与贾琏拜过天地的大家闺秀,而且确实是最佳继室人选,贾琏对她还有点自以为很爱的情愫。再加上凤姐小产,本来就委屈,又来了个贾珍贾蓉贾母贾琏都认可的尤二姐,焉能不怕?而且她心寒的是贾琏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宁可违反国礼家法地把尤二姐娶进门,防自己跟防贼一样。

这次之后凤琏基本上分崩离析了,只是贾琏可能也觉得对不起她(原文里贾琏出差回来见到凤姐,有点愧意),面上的功夫还是到位的,依然和和气气地跟凤姐说话,可是对凤姐的情也消耗殆尽了。

因为这件事情,贾琏不光见识到了凤姐的吃醋小性子,还发现了凤姐的可怕。贾琏以前只觉得凤姐是个要强的醋罐子,爱管事情爱管着他人却未必怎么坏,可是这一次贾琏发现了,原来自己的枕边人坏起来也是可以这样的。尤二姐死,他未必是伤心死了个女人,而是唇亡齿寒,兔死狐悲。凤姐敢这么对尤二姐,如果有一天自己与王熙凤彻底撕破脸,凤姐会不会也这样报复自己呢?于是贾琏心里对凤姐的情彻底消耗殆尽。

为人处世:

他知道凤姐喜欢抓乖弄尖,凤姐办的事情他一般不干涉(不一定是没权利没底气干涉哦,而是觉得用人都用的是贾芸贾芹这些个贾家支派的人,用谁都没关系,没放在心上,而且前期凤琏夫妻关系还行,故顺手给妻子做个人情,小事何苦与妻子争)

和凤姐吵架,基本上主动服软道歉,落了凤姐的好和老太太的好,如果凤姐还有不满意,他也会笑着怼一句“太要强了不是好事”,让凤姐无话可说,结束战斗。

知道什么样的人碰的得,什么样的人碰不得,许多网友看不上他“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却恰巧是他好机变,心里有数的表现。他对良家妇女,大观园的女孩子,貴家小姐从无非分之心。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休凤姐(主要不是他离不开凤姐,是休掉一个贵族小姐,女性管理者道义上过不去,况且一日夫妻百日恩,贾琏对尤二姐说的那些话更像精虫上脑,口嗨罢了。)况且偷吃那些女的也不过是为了满足性欲,没的耽误了良家少女的前程可不好。所以找的都是骚浪贱的,有老公的,你情我愿。

关于尤二姐,一开时他看上尤二姐一是因为尤二姐美丽,二是因为他与贾珍贾蓉有聚麀之诮,就怎么说,他知道尤二姐以前基本上已经不清白了,才敢下手,想着多自己一口不差。如果贾蓉不做媒,没有尤老娘等外人的参与,贾琏与尤二姐大概也就露水情缘,跟多姑娘鲍二一个性质,只不过尤二姐可能更漂亮更斯文,露水情缘长一些罢了。

所以这就是贾琏在国丧家丧看上尤二姐的动机:我和她的情缘还未必能长过国丧家丧结束了,凤姐也忙着,我俩偷偷干一发,就跟多姑娘一样,以后不联系了呗。

结果贾蓉提出做媒,贾琏一来是精虫上脑,没得到只想着得到,哪管得了那么多。二来他以为尤二姐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未必真心待他,两个人各取所需,为了利益暂时“结婚”,过后给她找好下家也能爽快的一拍两散,谁知尤二姐真把他当成托付终身的人了。三来没面子拒绝,因为之前的贾琏自己提的看上尤二姐,然后贾蓉一提娶人家贾琏就拒绝,那不是把自己的薄情露在别人眼前了么,就只好将计就计了。

娶了尤二姐之后贾琏对他有些感情,甚至能洗脑自己硬以为是爱情,其实还不算。

其实贾琏看见尤二姐那里还有贾珍贾蓉去第一想法是觉得麻烦的,原文好像是贾琏悔上心来。为什么悔上心来呢,是因为他意识到,花枝巷就是个土窑子,没准尤二姐牵扯的男人也未必只有贾珍贾蓉(果不其然,还有个未婚夫张华),自己在只知道尤二姐跟贾珍贾蓉好过不知道她更多事情的情况下就娶了人家,万一得罪了她背后自己不知道的势力或者男人,又在国丧家丧,不是给家里找麻烦么。而且他知道自己酒后精虫上脑跟尤二姐说了些等凤姐一死就把你扶正的话,怕尤二姐当真然后自己颠颠地去逼宫搞得鸡犬不宁。

然而又过了两天,贾琏发现尤二姐很干净,至少给他的印象是。小姨子尤三姐因为自择了郎君柳湘莲,开始收心了,尤二姐早早地就把门关上,每日不大出门收拾家务做做针线看着很贤惠。贾琏就放心了,觉得照这么下去外面的男人也没几个能找到花枝巷。

而且尤二姐是一心一意跟贾琏过的,也没有想逼宫的心思。电视剧里尤二跟兴儿说改明我还想去看看你奶奶呢,更多的是对话需要,相当于“你不是说凤姐凶阴险狡诈嘛,我可要亲自去看看,要是她不凶可怎么办”那种,像打嘴炮。贾琏就放心了,想让尤二姐一直住着,等有了孩子再进去,这样凤姐也不敢跟一个有了孩子的妾过不去,要是平白无故地把人杀了老太太那儿还过不去呢(贾琏把凤姐想简单了,可能贾琏平时只看到了凤姐的强势不饶人,但没看出来凤姐的毒辣吧,毕竟凤姐的人命官司都是背着贾琏做的)

因为他高估了凤姐,毕竟上一次他和鲍二媳妇上床的时候凤姐就打了鲍二媳妇几下,主要是跟他过不去。他也以为凤姐会对尤二姐冷嘲热讽,上点眼药,可是木以成舟,总不会把人逼死的。谁知凤姐这回就是冲着死穴去的。所以遇到新的秋桐,他见色起意也好,图个新鲜也罢,总之新鲜劲冲着,再加上相信凤姐一时半刻翻不出天(以为凤姐是醋罐子谁知里面是装着用醋酿的毒药),忽略了尤二姐,给了凤姐可乘之机。

不得不说凤姐很了解贾琏这个人,他对每个女人都是精虫上脑型,露水情缘型,一切爱都是为性服务的,凤姐寻的也正是他图新鲜的空子,宝玉也因此觉得他俗。

也许是秋桐新鲜感的保质期快到了,又或是比较起来还是尤二姐得体些,再或是本着人道精神,他还是去看了孕期生病的尤二姐,不过凭贾琏对胡庸医的描述,说尤二姐常呕酸,恐是胎气来看。贾琏平常也有关心的,但作为一个不会体察小细节的男性(之前贾琏奶妈跟贾琏凤姐吃饭,贾琏给奶妈一个特硬的食物,凤姐就说小心硌着妈妈的牙,从这里就看出贾琏粗枝大叶),可能尤二姐其实已经很难受了,但平常化妆有意遮掩,让贾琏觉得没啥事所以并没有像宝玉担心黛玉那样一天问个两三回。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0:28:0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10.html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读书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把《石头记》改成了《红楼梦》,就是因为这支曲子。这支曲子不讲任何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