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尤其喜欢两个章节,一个是曹公笔下的湘云醉卧,另一个是高鹗续的宝玉却尘缘

MoMo 2021年5月27日21:06:421 35

初次读红楼是在初中的暑假,拿的是家里早年买的版本,字小,充斥着樟脑丸的气味,未经人事,囫囵吞枣,手倦抛书午梦长,丝毫不理解书中的荒唐言、辛酸泪。后来耳闻各路名家解析红楼,言及黛玉刻薄、宝钗心机、凤姐泼辣、袭人伪善,也没有心思去重读。及至这个假期再翻开,才真真发现道听途说而来的误。从前仅是关心到底是金玉良缘还是木石前盟,而今却觉红楼女子,没有一个是我不喜欢的。韶华尽逝,更觉大观园里少男少女的纵情恣意弥足珍贵。可惜青春璀璨,却终要落幕。

红楼梦里尤其喜欢两个章节,一个是曹公笔下的湘云醉卧,另一个是高鹗续的宝玉却尘缘。

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盏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贾政扶灵归途中,

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光着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向贾政倒身下拜。贾政尚未认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问他是谁。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来打了个问讯。贾政才要还揖,迎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宝玉。贾政吃一大惊,忙问道:“可是宝玉么?”那人只不言语,似喜似悲。贾政又问道:“你若是宝玉,如何这样打扮,跑到这里?”宝玉未及回言,只见舡头上来了两人,一僧一道,夹住宝玉说道:“俗缘已毕,还不快走。”说着,三个人飘然登岸而去。贾政不顾地滑,疾忙来赶。见那三人在前,那里赶得上。只听得他们三人口中不知是那个作歌曰: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1:06:4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20.html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读书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把《石头记》改成了《红楼梦》,就是因为这支曲子。这支曲子不讲任何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上官海棠 上官海棠 9

      《红楼梦》乃吾最爱的一部书,读了许多遍,反而说不出他的妙处!关于红楼研究的学术著作也读过不少,那妙处愈发深邃,愈无力表达。还有几部续写后四十回的作品,读来情理皆有可观之处,但也有甚多不妥,可惜自己无才,只有心下揣度,深为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