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中见‘刑天’>

MoMo 2021年5月27日21:13:56
评论
107


何出此文,容后再说,先引一则神怪杂说《山海经·海外西经》之中有一则[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於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后序[力竭将亡,垂死幻化,其身裂成亿万蛊虫,状以无首无耳,承乳为目,脐为口,其形若蚤,谓之刑天氏小民,秦汉间俗说,凡见有首级之黎甿,其心腑之毒牢甚,窃怨其有首之人,遂操干戚缠结于头颅之上,虽身小若蚤,亦噬人之颅血,献祭其祖刑天,为其魂魄尽归心骨]。此乃《山海经》中‘刑天’之神怪传说,刑天被黄帝断首,其已无头脑首级,仍以一双乳头为眼,以一肚脐为口,继续杀伐。后序之文,是吾另行附会其上,演绎而出一段荒诞之文,谓其今日亦有如蚤如蛊之人,自虽无首,无脑,无知如斯,亦时时以操干戚为其事,自怨其无脑无知,亦不容天下凡有头之人,欲噬人头颅,恼人首级为快,吾谓之‘刑天氏之小民’。而吾近日于《红楼梦》一些感悟小文之下,颇于频见诸多‘刑天小民’,有谓诗词平仄而起杀伐,有谓断章取义而成噬血,有谓文体不符其品味而猎捕,又云剽窃、罔义、不符等等进而诅咒、谩骂,然其皆为其表相,何为其‘刑天小民’之表相?其先欲以思虑再三之问,与之答问之间,感其心似也诚,其行似也正。于吾而言,实无慧眼以辨,亦是一如往常之答以礼,知无不言。而后其再以人师之姿谆谆教诲,而一旦触及其无知之处,则原形毕露,凶猛异常,杀心顿起,附以粗言秽语,滔滔不绝,恨不能灭口以博其之快意,蚤跳一寸,其谓之千丈,蛊毒一缕,其谓之警世,无头无脑,其谓之无畏,实与‘刑天小民’之态无一不同,故借《山海经》一用。于今《红楼梦》人性之探,兼可见俗世人心各相而看,反之亦然。遂以此篇,意让上善书友同乐一番,时光流转于当今之世,此类人等着实不少,故再探究其根源于明鉴其人格内相,以使诸君于休憩节假之后,重归各自生存之境,而远之其‘刑天小民’,莫为其扰,莫为其愤,莫为其恼!谓其人格之内相,即‘刑天小民’之内在心理实有可道!因其有自身之焦虑,盖因世上历史、文化、精神、思想、修为、涵养等美好之事物并不是此等人可以书写,而现实之财富、名望、蓝图、欲望、高度等这帮人亦难于构造,其未来更非其可自由描画,其只有自己看戏之份,无一处自我之舞台,或丑陋独舞亦无人观看。其希望生命所可达到之精神高度的内心会谴责于自身,而逃避这种谴责之法,主要就是继续贬值自身之尊严。即‘刑天小民’于自己之精神世界已然崩溃,其也希望于别人如其一同。‘刑天小民’容易于现实中显现两极,要么窝囊猥琐,要么无限狂热,似其可拯救苍生、改变世界,其始终在暗处窥视着一些精神高度之头颅,一旦猛然发现有机可趁,操舞干戚,噬血而上。对于此等人士之人生,继续隐藏于人群之中不能解决其之焦虑。这个世界所具有的美好、理想、道德、修养等所存在之诸多精神高度,对其而言始终是一个威胁,而其在不可能将这个世界一口吞下之处境,其必在心理上蔑视这个世界,拒不承认任何之美好,进而绝对不能容忍别人世界之美好。因其无耳故不闻,因其有眼而泛凶光,只关注于见世界之缺点,失序,败坏和失望,从无视于别人之努力、用心、奉献、坚持与辛劳。其一直在仇恨自己无头无脑,但其内心不敢让自己知道真相。世上所有生灵之中,最具杀伐之力即为人类。人越远离自然,越具有社会性,社会越拥挤,竞争越激烈,人就越具杀伐之力,‘刑天小民’之流正是其中最为残酷一族,但吾辈不必畏惧,‘刑天小民’之流骨子里就是一个懦弱自私之人,暴逆无友之族。其对这个世界之精神高度感到害怕,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是其本质。面对‘刑天小民’之流,吾亦常言赠诸友,观若《红楼梦》略有涉猎者,当以涉趣之心为纲,不以猎捕生猛为要,张弓搭箭,猎之生猛亦结杀心,一起杀心即已遗初心,不必以已丧之生,而其言也善也!观《红楼梦》首以学养,观《红楼梦》更以涵养,望时常与‘刑天小民’之流于文章、精神、现实中面对时,当知其之存在,实为吾辈自有头脑尊严之人,体现学养,加以涵养而用之。故莫为其扰,莫为其愤,莫为其恼!注:莫谓只有穷困、浅薄之人才自卑如‘刑天小民’之态,富足、多识之人固然可于穷困、浅薄之人面前狷狂,但一旦面临比其有财富、学识之人,在其无法控制之世界面前,其自私自利,自卑自虐立即被激活,马上变成与‘刑天小民’之态无一不同之人。注:如定关注《红楼梦》中,或感悟中之诗词平仄,格律,必须按其臆想迷信方为正确者,可推荐《毛泽东诗词选》用于品评其中平仄韵律,于汝而言,方是体现学养深厚,胆魄过人之处。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1:13:5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28.html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读书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把《石头记》改成了《红楼梦》,就是因为这支曲子。这支曲子不讲任何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