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独红楼,写就了众多蕙质兰心的女子,即使是丫鬟,也用心描摹,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MoMo 2021年5月27日21:20:51
评论
24

中国古代小说,用女子作为主角的,殊不多见,更遑论浓墨重彩写丫鬟了。水浒传写的是农民起义之事,间有一二女子,不是金莲之美淫妇,就是二娘之母夜叉。三国演义写的是帝王权术之道,貂蝉成了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大嫂倒成了演绎义气之道具。不说也罢。

独独红楼,写就了众多蕙质兰心的女子,即使是丫鬟,也用心描摹,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比较重要的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慧紫娟情辞试莽玉。这两回写得很有意思。

俏平儿这一回,写的是巧姐出痘,要供奉娘娘,于是就打发贾琏分房,偏偏贾琏是一离了凤姐就要生事之人。整部红楼,男女风月之事甚多,然而皆是曲笔写就,独此一回,却写得相当露骨,淫态狼语,不在话下。凤姐有一句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解读为开始凤姐对贾琏言听计从,继而对贾琏发号施令,最后被贾琏休掉,人木是为休。

此时正是凤姐二令的阶段,贾琏惧内,犹如老鼠逮着猫儿,不成想风月完后,却留了一撮女的头发,被平儿逮个正着,后面就有三人之间非常精彩的对白了,写的是平儿如何软语救贾琏,想凤姐是何从聪明有心计而厉害之人,平儿能在此环境下生存,果不愧曹公着一俏字批之,这一俏绝非仅仅是美丽之意。

慧紫娟情辞试莽玉,写的是宝玉来看黛玉,不巧黛玉午睡,却见紫娟穿得少在风下做针线,宝玉摸了一把心痛说,穿得单薄,时节又不好,你若又病了,就越发难了。因为林黛玉是从来不曾离过药的,药都是紫娟细心煎熬的。本来说得很在理的话,紫娟却说,一年大二年小的,倒要尊重起来。又说,林姑娘要家去……

就是这一句林姑娘要家去,生出无数的故事,带出无限的精彩,这句话,犹如焦雷一般,在宝玉心中炸响,竟是呆了。紫娟说得有鼻子有眼,竟是有去的理,无留的由,由此引发了宝玉的疯癫,轰动荣国府。后面就精彩了,林之孝家的要来看宝玉,宝玉以为姓林的来接了,立刻说,打死打死,天下只许林妹妹姓林,其他都不许的。忽见当中有一帆船的玩意,却以为是来接林妹妹的船只到了,即刻命人砸掉砸掉,种种不堪,着实令人掩嘴而笑。

还有贤袭人谏宝玉,美鸳鸯拒贾赦,勇晴雯补衣裳,辣司棋闹厨房等等不一而足,俱各精彩。就这样吧,困了。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1:20:5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36.html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读书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把《石头记》改成了《红楼梦》,就是因为这支曲子。这支曲子不讲任何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