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有红楼

MoMo 2021年5月27日21:28:511 32

长袖善舞话贾母

 白天接了家里来的好几通电话,一番狂轰滥炸,炸得我头晕脑胀。傍晚在闪烁的街灯下,转悠了好久,才吃了一个快餐回来。生活总是有太多的不如意不顺心,何以解忧?唯有红楼。吃饭回来又把红楼拿出来翻翻,不成想挑出了几回,今晚来说说贾府的老祖宗贾母。封建社会以礼孝治天下,贾母作为贾府辈分最高的人,其地位是仅次于元妃之下。

贾母从重孙媳妇做起,做到现在自己也有了重孙媳妇,她见惯了封建大家族的人事纷争,在腥风血雨中走来,她已经是一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物。荣国府贾赦贾政两兄弟,贾母把贾政安排在正房,而冷落长子,没有手段是做不来的。再说说贾母的女儿的教育与通婚,四大家族中王家对女儿的教育是专攻针线与理家,是不让女儿识字的,王夫人和王熙凤都不识字,王家的女儿基本都嫁到贾家来了。再来看贾母对林黛玉母亲贾敏的教育,贾敏知书识礼,落落大方,贾母择婿范围就广多了,眼光就好多了,贾敏嫁到姑苏林家,林家世袭列侯,林如海探花出身,官至扬州巡盐御史,权倾一方,必能和京官的贾政互为声气,壮大声势。可惜天不随人愿,林如海命中无子,否则等外孙长起来,凭借贾敏的教育手段,林如海的家学渊源,必成大器,林家对贾家虽不能说有所荫蔽,但必将大有帮助。

贾母的手段可见一斑。今晚我们再来看看以元妃为首的“金玉良缘“和以贾母为首的“木石前盟”如何大斗法,如何明争暗斗,刀光剑影。在“比通灵金莺微露意”这一回中,薛宝钗和她的丫环莺儿主唱婢随,正式向贾宝玉透露了金玉良缘之意,然后薛姨妈又在贾府散布,宝钗的金锁是要有玉来配的,宝钗又在贾府大肆收买人心,一时间“木石前盟”已经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在这一段时间,也正是林黛玉耍小性子最多的时候,为的是宝玉不懂她的心。但是贾母却稳坐钓鱼台,并未出手。

等到“贾元春归省庆元宵”这一回,薛林二人大出风头,才学远胜诸姐妹。贾宝玉忘记了“绿腊” 之典,薛宝钗善意提醒;贾宝玉作诗作得急出汗来,林黛玉代为捉笔。两人都表现出了对宝玉的关心与体贴,但是元妃应该是喜欢善意提醒而不喜欢越俎代庖的,在当时可能元妃并不知道这些情况,所以赐礼薛林二人是相同的。

及至二十八回,元妃端午节赐赏礼,宝钗宝玉的一样,黛玉的低了一等,宝玉以为搞错了。这是于礼不合的,已经超越了礼物本身厚薄的意义,元妃心里暗许宝钗,用赐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赐礼之前的地二十二回,贾母大张旗鼓地为薛宝钗过了15岁的生日,对古时候的女孩子而言,15岁就是成年人了,可以婚娶了。贾母这么大阵仗地为宝钗过将笄的生日,她的本意大概是提醒薛姨妈,宝钗该婚嫁了,如果选秀选不出,就快快出门了,我的两个玉儿(宝玉黛玉)还小着呢。

及至二十八回,元妃端午节赐赏礼,宝钗宝玉的一样,黛玉的低了一等,宝玉以为搞错了。这是于礼不合的,已经超越了礼物本身厚薄的意义,元妃心里暗许宝钗,用赐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赐礼之前的地二十二回,贾母大张旗鼓地为薛宝钗过了15岁的生日,对古时候的女孩子而言,15岁就是成年人了,可以婚娶了。贾母这么大阵仗地为宝钗过将笄的生日,她的本意大概是提醒薛姨妈,宝钗该婚嫁了,如果选秀选不出,就快快出门了,我的两个玉儿(宝玉黛玉)还小着呢。

但是王夫人和薛姨妈或许并不这样看,她们或许认为是贾母也喜欢宝钗,于是王夫人加紧筹划,还搬出女儿元妃赐礼示意,薛宝钗害羞滴笼上了元妃赏赐的红麝串在贾宝玉面前张扬,一时间,金玉良缘已经甚嚣尘上,一触即发了。贾母在这个时候再也坐不住了,她必须要作出反击了,且看贾母是如何长袖善舞,化贾妃的攻势于无形,公开木石前盟的。

在第二十九回,就是双方的正式短兵相接——清虚观打平安醮。本来薛姨妈、王夫人都不打算去的,但是贾母全部要求她们去,几乎是合家女眷全部出动的地步,召集这么多人同去,贾母的大有深意的,她就是要在众人面前回绝金玉良缘,点出木石前盟。且看贾母是如何做到的,首先张道士赞宝玉长得好,有国公爷的遗风,点出宝玉的尊贵地位,然后张道士就说:“前日见着一小姐,今年十五岁。若论这小姐的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得过。” 

这说的是什么话呢?这几句话分明就是为薛宝钗量身订做的。张老神仙突然说出这么几句话,未必就不是有人示意的,且看贾母如何反击,贾母说:“上回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也讯听着,这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儿配得上就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也不过帮他几两银子就完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贾母这几句话说得天衣无缝,句句击中要害。你们不是说和尚说的宝钗的金锁需要玉来配,我就说和尚说玉儿命里不该早娶。谁知道那个和尚说过这样的话啊,贾母说是和尚说的就是和尚说的。

然后说到根基富贵,当时的薛家尚有百万之富,而林家已经败落了,贾母明确指出了,根基富贵不在考虑范围,即使那家子穷,也不过是帮衬几两银子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明摆说的就是林黛玉啊。贾母进一步指出 “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林黛玉秉绝代芳容,具稀世俊美,和宝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不是林黛玉又是谁呢?

可怜张道士,吃了一顿饱饱的软钉子,自此之后,金玉良缘在贾府渐渐式微,少有人提起 。但是林黛玉和贾宝玉并没有领会贾母的深意,宝黛之间因为张道士的提亲和金麒麟,爆发了一次大争吵,贾母痛心地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造下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了。几时我闭了这眼,断了这口气,凭着你们两个冤家闹上天去,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偏又断不了这口气!”言语间虽有抱怨,但是护犊之情溢于言表,在大观园,能让老祖宗如此上心的,也惟宝黛而已。可怜贾母,连贾妃都帮你们顶回去了,你们两个还不能让老祖宗过几天舒心的日子,三天两头,不是吵就是闹。

这一次争吵之后,宝黛的关系正式暴露于贾府众人之前,宝黛的关系也开始走向成熟。林黛玉对贾宝玉耍小性子的事情开始渐渐减少……红楼梦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很多事情很多关系都写得很隐晦,这就给人解读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来做出不同的解读。虽然我一直都认为,世人对《红楼梦》是作出了过度的解读,但是不过度,怎么解忧呢?

何以解忧?唯有红楼。好困好困,好晕好晕,好几天中午和晚上都没有睡好了,昨晚更加离谱,半夜被一只老鼠吵醒, 今晚就是这样了,且睡且睡,一睡解千愁,但愿长睡不复醒。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1:28:5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44.html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读书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把《石头记》改成了《红楼梦》,就是因为这支曲子。这支曲子不讲任何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上官海棠 上官海棠 9

      你好,我有一点不同的见解,交流一下。
      首先是薛宝钗的金玉良缘。我觉得薛宝钗这个人是非常恪守礼制的,在婚嫁这一方面,她是绝对服从父母兄长的。而薛家在当时正是兴盛,宝钗入京最主要也是为了入宫。因此我觉得在那时,薛姨妈是看不上贾府的。而宝钗本人,就更是对宝玉没有特别情愫了。如下:“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幸亏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着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 ”

      而关于贾母的态度,在第五十回里,“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因又细问他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薛姨妈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宝琴刚来,贾母便带着一处歇息,座席也是与别人不同的。由此看来,贾母是非常喜爱宝琴的。宝琴性情才智均可比宝钗,而身份地位又次于宝钗,因此贾母才敢大胆说亲。可见,贾母是偏爱宝钗宝琴这类人物来做孙媳妇的。只是可能在先前薛家败落之前,并不好提。

      不看后四十回,前面其实就透露出,贾母是不会许黛玉给宝玉的。她疼爱外孙女,可是更亲的,还是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