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忧愁,都付红楼一梦中。

MoMo 2021年5月27日21:37:54
评论
22

两次欺负说宝黛

不读无用之书,何遣有涯之生。何以解忧,唯有红楼。最爱是谁,还看黛玉。林黛玉说过很多话,我最爱的是这一句,“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忘不了,宝哥哥怎能忘了林妹妹呢?

王夫人不是我喜欢的一个人物,她的伪善让我脊背发凉,但我喜欢她说过的一句话:“宝玉,你很会欺负你妹妹。” 王夫人不是不知道宝黛之间的情意,但在她的世界里是没有爱情这么一回事的,所以她不知道宝玉是怎么欺负黛玉的。

宝玉最会做小伏低,书中黛玉欺负宝玉多,宝玉欺负黛玉少,仅有的两回,读来让人心旌摇曳。23回宝黛共读《西厢记》写得美极了,《西厢记》在当时是禁书,是淫词艳曲,是闺闱大忌,宝玉偷读,他只敢给黛玉知道,他说:“好妹妹,要论你,我是不怕的。你看了,好歹别告诉别人去。真是好文章!你要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

宝黛彼此心意相通,共读西厢是他们爱情的萌芽。大观园沁芳桥边的桃花树下,宝黛二人头挨着头,肩贴着肩,落花缤纷,一阵风过,树上桃花吹下一大半,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一时两人都痴了,沉醉了。

87版红楼梦在这里有一张很漂亮的海报。书读完了,宝玉说:“妹妹,你说好不好?”明知故问,林黛玉笑着点头儿。宝玉又说:“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这就是赤裸裸的表白了,多愁多病身指的是张生,倾国倾城貌指的是崔莺莺。

黛玉是情感上是喜欢的,在行为上是不接受的。她渴望和宝玉如张生与崔莺莺一般比翼双飞,但是她不接受宝玉这样的表达方式,毕竟她是大家闺秀,千金小姐,还是要自重的。所以她听了就生气,带腮连耳通红,竖眉瞪眼,微腮带怒,薄面含瞋。

她指着宝玉说:“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儿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说这些混话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说到“欺负”二字,黛玉心中又委屈又甜蜜,她并不是真生宝玉的气。宝玉看到妹妹生气了,着了急,又开始赌誓说,若是有心欺负你,教我变个大忘八。说得宝黛都笑了……

无独有偶,在二十六回,宝玉又用张生和崔莺莺来借代宝黛来“欺负”黛玉。宝玉无意中来到潇湘馆,忽听得黛玉长叹一声:“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这是西厢里崔莺莺的唱词,黛玉无意中说出这句,表明了对宝玉的无限思念。宝玉听出了这层意思,不觉心内痒将起来……

黛玉刚睡醒,香腮带赤,星眼微扬,宝玉早就神魂颠倒了。等到紫鹃进来侍候,宝玉进一步试探黛玉:“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这是西厢张生的唱词,这句话的意思是宝玉用张生自比,把黛玉比崔莺莺,把紫鹃比红娘。

宝玉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黛玉在情感上是接受的,但是行为上不能接受。作为一个大家闺秀,黛玉不能接受宝玉这种轻佻的表白,黛玉又要哭了:“看了混账书,就拿我取笑儿。我成了替爷解闷的了。”宝玉只好又赌誓了:“我再要说这些话,嘴上就长个疔,烂了舌头。”这一对想爱不爱,欲爱不爱的小儿女情态,真是让人掩嘴而笑。

黛玉出于维护女性的尊严,严词驳斥宝玉的轻佻表白。宝玉也意识到了,后文就不再是嬉皮笑脸的掩掩饰饰的了,而是直接向黛玉掏心掏肺的诉肺腑,直至说出那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你放心。我爱你,太虚了,不知所云,你放心,实实在在,感人肺腑。“你放心”,世间用情至此,情也就写尽了。

多少忧愁,都付红楼一梦中。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1:37:5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50.html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读书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把《石头记》改成了《红楼梦》,就是因为这支曲子。这支曲子不讲任何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