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尖翘啊翘,翘不过小娘屁股”

MoMo 2021年5月27日22:48:11
评论
70

我站在清凉山上,观望着这片万鲤朝天的盛大场景。我知道不远处的听潮阁里有一个羊皮裘老头儿,很快就会跟着这个白衣少年到江湖走上一番;我知道阁顶有一个身体不好却喜欢喝绿蚁的读书人,也许撑不到这一年年底;我知道梧桐苑里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婢女,整天拿着她的神符,一边比划一边嘟囔着“一剑刺死你”;我知道这个地方叫做北凉,悲凉的北凉,它的主人,亦是北凉三十万铁骑共主,是一个打扮得像富家翁的瘸子。我知道在这里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有将军走卒,有庙堂谋臣,有武评宗师,有白衣书生,更有许许多多的平凡之人。所以,我一点都不会寂寞,因为我期待着与他们的相遇,也许就在胭脂郡的一个拐角里,也许就在两禅寺的一个小庙里,就藏着一位名不显世的绝世高手。虽然说到底,我只不过是一个翻书之人,但我想,能够认识他们,看到他们大袖飘摇,意气风流,看到他们深情不悔,死得其所,我很高兴。

2016年8月31日,我站在拒北城头,观望着脚下用尸体筑起的巨大京观,告诉自己,终于走完了。当小年又年少轻狂地喊出“小二上酒”时,心里有些失落,因为我知道这壶酒之后,这偌大的江湖中,再也不会有雪中悍刀行的故事流传。但更多的是欣慰,欣慰这位肩负着北凉参差百万户生死命运的北凉王终于可以卸下一身的担子,回归到再也回不去的旧时光。值得庆幸的是,他不是一个人孤独地醉倒在酒桌之上,因为还有一人,用同样不知是醉话还是梦话回答道“唉!客官酒来啦~”这一场醉酒,也许是从还是当初的世子殿下就许下的愿望,没想到居然需要这么多年才能实现。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在最后的时刻还是看着世子殿下满足的酣睡的侧脸,说到底,天底下没有比能够活着更大的技术活了。

一直很怀念那座老去的江湖,在那个时候,小年还不是武评上最厉害的那一位;那时候东海武帝城头插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器;那时候武当山上那个骑驴的小道士在一本正经地看着小黄书;那时候有个翻书的老头一边种着地,一边哼着歌,跟着个姑娘只说呵呵呵;那时候有个缺门牙的马夫大叫着“风紧扯呼”跑的比谁都快……还有那个更老的江湖,好像只属于那个青衫剑客的江湖,那时的他还不会抠脚抠鼻子,那时的他手执木马牛,恣意风流,那时的他两袖藏青蛇,一剑却开不了天门。这样的快意潇洒的江湖,单纯得让人怀念,好想让人去见上一番。我想,生活在那样的年代,是没有理由不去江湖上走一回的吧,即使见不到绝世高手的大手笔,即使修不得大神通成不了大事业,但仅仅是去武帝城边看看东海的江水,去大雪坪上纵览一夜星空灿烂,甚至仅仅去北凉的边关喝上一壶地道的绿蚁酒,也许这份来自春秋的百年意气,也能一口吐尽吧。

这座远去江湖里,值得怀念的人,真的很多很多,而他们大多都已经死去。这里没有什么叫做风烛残年,也没有什么叫做老态龙钟。面对选择,每一个人都毫不犹豫地慷慨赴死,死得其所,让人心疼,让人肃然起敬。说到底,老李是我最放不下的一个人了吧。从世子殿下白马出凉州的那一刻,听到的都是关于他的传说。九斗米老道魏叔阳曾经怀念到:“据说李剑神行走江湖时剑法冠绝天下,风采更是宇内无双,那时候天底下哪有不痴迷李剑神的女子,连酆都那绿袍娘们都情愿被木马牛刺透一剑。”那些年,没有青衫仗剑走江湖的少年,都不是有志气的少年。李剑神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是一代少年的无敌梦想,是一代少女的梦中情人。回忆之后不久,便有了大雨小道立红甲的惊世一瞥,弹指间雨滴串联成线,意气蕴藉成剑,轻轻洞穿宛如金刚不败的符将水甲,漫天剑气崩然炸开,雷霆万钧,气象万千。而后一伞缓缓指出,裹挟漫天雨水,犹如巨龙汲江,隐隐有龙吟。一剑仙人跪,仙人败退,何况一小小红甲。伞尖轻点,剑意滂沱,喷涌而出。霎时间万籁俱寂,再无雨水落地,漫天大雨如瀑布奔涌,倒流入苍穹数十丈。一剑既出便叫天地惊鬼神泣,雨伞开,水甲破。李淳罡,入江湖。

最最无法忘记的是在风雨飘摇的大雪坪上,漫天风雨,漫天皆雷霆。轩辕敬城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跪天地以求死,请老祖宗轩辕大磐赴死。天劫降世,邪魔退散,唯有紫衣跪地哭泣,有白衣静默撑伞。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啊。那一年,风雨如晦,一袭绿袍倒地不起,意气少年跪地撑伞,只不过女子的胸口被一柄木马牛贯穿。“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女子临终的笑脸,让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用二十年的时光也不曾走出那个自己的画地为牢。今日之景,是否天意让我李淳罡再见一次呢?绿袍啊绿袍,你是否也在天上的哪个角落里,悲伤地注视这个曾经意气风流,如今老态龙钟的李淳罡呢?生前老夫让你伤心,你不悔,死后怎能让你再次因老夫伤心!既然如此,那就请你试看,我李淳罡不曾老去,仍然是那个令你一见倾心的男子。什么狗屁的老剑神,什么武帝王仙芝,老夫原本与世已是无敌,如今天下又有谁能够接我一剑!剑来!

“徽山所有剑士的数百佩剑一齐出鞘,向大雪坪飞来。龙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牯牛大岗。两波飞剑,遮天蔽日。这一日,剑神李淳罡再入陆地剑仙境界。”

他退出江湖,一剑斩敌破千甲,广陵江涌刷不去;他人之将死,一剑开山破天去,坐与孤坟话凄凉。这就是李淳罡如此跌宕起伏的一生,在生命的任何时刻,都闪耀着令人瞩目的灿烂光辉。在他死后,仍然心系天下剑士,愿人人会两袖青蛇,可剑开天门。后人有诗云“无匣也无鞘,暗室夜常明。三尺木马牛,可折天下兵。欲知天将雨,铮铮发龙鸣。提剑走人间,百鬼夜遁行。飞过广陵江,八百蛟龙惊。世人不知何所求,那袭青衫放声笑: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总管说,雪中的江湖就像是向阳花木,这里只有杀人之人和被杀之人之分,却没有好人和坏人之别。不知道雪中的番外还有多少,不知道柿子还能带我们纵览江湖多少的风光,不知道总管会为我们撩开多少的伏笔,总之,我还会期待着。小年的最后一幕会在哪里呢?在酒楼和温小二的醉饮?在太安城和严吃鸡孔武痴的重逢?在北凉道跟徐北枳陈锡亮的观雪?在西域夕阳下与柴冬笛的依偎?不论如何,我都想追寻着他的身影,腰间左挂一柄“天真”,右挂一柄“得意”,唱着那首不押韵的歌,再把江湖走上一遭。

“馒头白啊白,白不过姑娘胸脯”

“荷尖翘啊翘,翘不过小娘屁股”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2:48:1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83.html
雪中悍刀行那些让你难忘泪下的情节 读书

雪中悍刀行那些让你难忘泪下的情节

李淳罡 1.姜泥终于会心一笑。 老剑神眼神恍惚,望着一脸懊恼的徐小子,再看向嫣然一笑的姜丫头。 当年江山偶遇,他飞剑横江,吟诗而渡,她便趴在船栏上,一模一样如此的笑脸。 那年,正是最年轻最耀眼的剑道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