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重温经典,烽火的文还是细腻,借用别人评价分享一下。

MoMo 2021年5月27日23:18:54
评论
206

处处江湖,最暖是人心

书中千股风流气象,拙笔胡诌凤毛麟角,吐一二看完《雪中》的书生意气。

——题记

一、李淳罡——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老剑神是我书中尤为敬佩的人物,黄龙士曾经说断了一臂的李淳罡是真正的风流人物,但是在我看来,无论是否断臂,老剑神都称得上风流无匹。未曾断臂之前的李淳罡入一品境界之早让人望之咋舌,一人揽尽整座江湖的风流,一往无前;在绿袍死后,武帝城与王仙芝一战,与人互换一臂,心境受损,连番跌境,难在在巅峰时期遭受如此打击。后来随徐凤年一番游历,种种精妙,笔力有限无法重演,一剑仙人跪,两袖青蛇舞,剑开天门,一声“剑来”最后重归陆地神仙,以一人战千甲收官江湖行;最后的最后,那般骄傲,不肯老死手脱剑,借剑几千里,遇水劈水,遇山开山,传授剑道邓太阿,留两愿于江湖:李淳罡愿世间心诚剑士人人会两袖青蛇。李淳罡愿天下惊艳后辈人人可剑开天门。

李淳罡让我敬佩的地方有太多,第一当然是他痴心剑道,是真的为之可生可死。武当山上的剑痴,吴家剑冢的剑道,这些都可谓真剑士,毕竟能矢志不渝的追随心中所爱的人,少之又少。文中徐凤年和轩辕那谁某次谈到他平生所见两个始终未曾放弃自己的理想的人,只有小泥人和挎着木剑的温不胜。但是透过书所见,剑道一道,却有很多这样的人,这些人在常人看来放弃了很多,极为艰难地走在一条有很多人走的路上,前有神仙般人物难以望其项背,后有骨骼惊奇的可畏后生,仍然愿意做虽千万人吾往矣。由剑道可推天下道,天下事,大概处处皆江湖,得失间的这些恒心毅力,我试问目前我可能做不到,但放眼望去到底还是有人能做到,所以敬佩之,此为其一。

李淳罡让我敬佩第二点是其胸怀,邓太阿赠剑十二相比之下就显得略不干脆。他一生的收官之作,飞剑传道,以邓太阿之口所说,他的可贵之处在于,道虽不同并不强求,只是将他所走这条路上的风景体悟传于后人,替剑道开山,临终两愿更是留后人良多希冀。为人前辈先锋,以身作表率往往还不够,武道的继承,不在技术而在精神,心胸眼界。为人师表,道不同可以不强求,但未必不能殊途同归浩然大道。怕教好徒弟饿死师傅而藏私是为人师不当为之一,道不同不相为谋,爱惜自己羽毛或者养成一颗强扭的瓜,是为人前辈师者不当为之二,怕后来居上而心存狭窄不惜才反而排挤打压则是无论何种都不当为之最。

第三点就有点苦涩了,最苦是相思,最远是阴阳。当年醴都绿袍之死可谓是他剑道一心结,之前修的是无情剑,并非无情只是不动情,等到后来江湖行,为绿袍终于挥出仙人一剑,再到后来重回陆地神仙境界。为情几十载画地为牢,到最后无心江湖。这里不是称赞类似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小女子意淫,不过是每段年岁心境不同,但只要是真情,爱之惜之,为之甘苦皆无妨,敢爱敢恨,所做不悔,认清本心才是最艰难的事,所以这个佩服,佩服在他的画地为牢以及之后的离开,此外因情顿悟的境界飞升不过是相辅相成以及锦上添花。

未曾体会到曹官子怎么占据八分气象,但着实能够感受到侠之大者纵穿一破羊皮裘也有大气象。

情篇

上一篇谈到了剑道扛鼎人物李淳罡和他的剑道,他走的是一条武夫以力证道的路,不同于三教圣人,佛门一入一品即金刚,道家指玄叩问长生,儒道天象。这一篇想从三教圣人处谈谈圣门和佛道儒,人神魔的世间情。

李当心——身在佛门也有情,无禅可参的僧人。

佛门中可评得上前三甲的人物,菩萨低眉,金刚怒目,说的是佛门的慈悲与愤怒,但即使愤怒,也不过是在硬度堪比金刚石的地面踩出了一百零八罗汉印,为师父报仇场面确实恢弘,扯过黄河淹了道德宗,但到底未曾伤及无辜。但是整本书中,我认为最出彩的倒不是李当心像唐僧那样的西天取经回归后的盛名,不是他作为那个白衣圣僧的一切。他的出彩在于他是一个娶了媳妇儿的佛门中人,是他媳妇儿的丈夫,是东西小丫头的父亲,是吴南北的师父,是龙树僧人的徒弟,是他作为李当心的生活。

小时候我一直在想,出了家就不能成亲,但是如果真的在出家后,莫名其妙的动了情,爱上了一个人,难道从此就犯了戒,修不得佛,参不来禅?所以我不明白济公李修元为什么出家,不明白天龙八部里面虚竹的爹,那位方丈明明心中有情却不敢承认,之后一生牵挂,修得又是什么善果?明明佛门是清净地,但真正超然物外又是不可能的,不理俗事?本就都是俗人又怎么做的到,不过是看清楚轻重,不会舍本逐末的修行。像之前看的空间有同学转的佛学,什么劝阻人三次就够,略感荒谬。就看如何理解了,佛本慈悲,如果真心渡人,何谈三次,三千次能换回一个浪子回头也是功德,但你劝三千次,只是徒增他人烦恼,所以佛家又说,佛渡有缘人,所以能传后世的学说,大概都有其思辨,最是自圆其说。不过佛家水太深,我不了解而心存太多困惑,也不求甚解,到底还是喜欢李当心,修佛之人为成佛而修佛就是偏执,修佛之人未成佛之前就还是人,所以要能包容人情。

里面有许多他和他女儿,他徒弟的互动情节,大多平淡中显真情故而妙趣横生,比如东西不给他看徐凤年送的手串,于是他便在徐凤年名下刻上一刀,天下的父亲对于自己女儿喜欢的男的总归有几分不顺眼,此处特别有《我的三个假想敌》的异曲同工之妙。对于他媳妇儿,描写不多,有意把李当心刻画成一个惧内的丈夫,但如此神通怎会真正惧内,不过是愿意宠之任之罢了。细节印象深刻的有两处,第一处是说李当心当年西行回来千万人中就见到她一人,于是执手一生,情不知何起,所谓缘分本来就不是个可以用逻辑区分的东西。第二处,是他去藏经阁抄书,半天不见人,他媳妇儿怒气冲冲出门吼人,但真正看到他没出什么事的那一刻,真真是柔情似水,所以那些剽悍,不过你演我看,你我都懂,于是就成了周瑜打黄盖,情趣不足为外人道也。

吴南北——他修有一禅,不负如来不负卿

文中笔墨不多,一个爱慕师父女儿甘愿受欺负的有慧根和大智慧的小和尚。因为李东西喜欢胭脂水粉,但是师父总是钱不够,于是总想着要好好修道,修成佛陀,烧出舍利子,卖钱给东西买胭脂,赤子之心总是让人嗟叹。最后要出行北莽却因为李东西的一梦,梦见他坐在北凉城门前,全身流出金黄血液,坐地成佛而止步,无所谓信不信,只因为这个人很重要,所以宁可信其有而竭力避免也是一种深情,而且我觉得按照情节发展,也许这个梦真的可能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成为真的,但在还未成真的时候,知道一千斤胭脂也比不过一个大活人,惜福就是幸福。

洪洗象——千年修行为红衣,暖人心乃长久情

洪洗象,书中是武当山扛鼎道教,武道的人物,也是烽火这本玄侠最能满足儿女情长四个字的人物。按说,一本武侠总该有情串联其中,否则女生不爱看,因为没有绮丽情思这不纯粹是一本通关攻略,游记手札了么,那还不如去看经书,史书。但是真要说怎么儿女情长,处处有情不知道怎么说起。

关于他,哭点有二,一处是一步跃天象,这里是王重楼掌教离世,他回忆起当年师父背他上山是站在雪中等了很久变成了雪人的大师兄,记得他回头看大师兄时温暖的笑,记得武当山上各位师兄对他的关怀,不记得是他哪个师兄对他说的那番话,归纳就是对他期望很大但最大的希望就是没什么期望,只要他过的开心,其他顺其自然,因为期望而看重,因为看重而没有期望,本来在这矛盾语句中就有太多的深情,不禁泪下,所以一直觉得书中将武当山写得非常有人情味,旁人修道为长生,武当修道修平常,真是不得赞!其二就是骑鹤下江南就是他的情,为之斩断气运莲,为之自行兵解,愿再为人间证道三百年,求开天门送她飞升算不算?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在太安城徐脂虎如小女子向心爱男子故意使坏,要在禁车的地方坐马车,然后他微红了脸伸出的手,为她无视世间规矩,她的心意才是他懂的规矩,以及最后转世的余福看到红色剪纸的莫名欣喜,烽火的伏笔可谓精妙,暖人心的是长久情

轩辕敬城——人生自古有情痴

赵黄巢称轩辕敬城才华为其生平仅见。他本可以与张巨鹿一样经略天下,至不济也可与荀平相当,却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子困守一山,即使成为大长生境界的圣人,也为踏出心中的城。百度雪中说他是雪中里面痴情第一人,我觉得是苦情第一人,被他喜欢的女子命太好,得如此重情;被他喜欢的那个女子命太不好,得如此重情却弃之如敝履,可就是这样苦情一生,他也甘受之,可敬可佩可惜。从他为他女儿所留锦囊可看出此人才学可谓料事如神,不过为情所困,不作为可能也只是因为家族腐朽不堪,众人皆醉我独醒,最后以性命还家族白茫茫一片大雪真干净。

谢灵——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情处

只以文摘凸显这个魔头的出彩之处,“谢灵根本不去看战场那边,双眼淌出泪水,低头在娘子额头亲了一下,然后替她抹上睁大瞪圆的双眸。她曾说过,喂,老鬼,输了就输了呗,输给洛阳哩,又不丢人,要不咱们种田养鸡鸭去好了,一起老死,不也挺好。他没答应,说要再与洛阳誓死一战,这些年疯狂杀圌人夺心吃肝,越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可她也从不嫌弃。以为这辈子多半赢不过洛阳,会死不瞑目,为何你却先死了?她说真有那一天假使只差一丝一毫,就可以打败那个高高在上的洛阳,那就剥开她的胸膛,吃了她的心肝。谢灵两行清泪变血泪。”便宜的甜言蜜语好说,愿为之死的能有几人。

洛阳——你要天下,我要你,分了别人我不要

只以一句评她,“无心之人最是痴情”……

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韩非子

上篇讲到儿女情长,这篇则是杂篇,想谈谈印象深刻的几位谋士和一些其他。

李义山,与阳谋赵长陵齐名,对北凉的规划,可以称得上无双国士。在书中评论谋士中,凤年对他一生,给出了七十一子,仅次于黄龙士,高于元本溪。他的一生,可以看出所谓慧极必伤是有道理的,劳心劳力呕心沥血,有超人的谋算,在种种桎梏中求得平衡,在平衡中谋生机,在生机中图大业。步步为营,说来轻松,但当我们真正面对的是一招错满盘皆输的博弈,落子无悔中当有决断,这种心力经营注定薄情,否则当局者迷,所以当最后油尽灯枯那一刻,追悔应当在凤年小时候多夸夸他的那种情愫流露最是真切动人,人死灯灭,最后一句,五十年鸿业,说与山鬼听。

现在,这样的国士也许很难有,但这样的谋士应该在各行业中都有,也就是开辟行业道路的人,公司CEO们不也是商海大战中的纵横家,题外话,觉得提出互联网金融想法的人真是厉害,互联网已经可以成为商人,公司之后,又一降低交易成本的枢纽。

元本溪,不知道,就是不喜欢这个老头,当然他的韬略经纬从一个王朝运行的有条不紊就可见一斑,但造成白衣案,不喜不做评论了。

太平令,出场极少,但是场面非常恢弘,真正的指点江山。但是最令我感慨的是,他在讲述两国地理,人文风情,尤其从细处着手,小道大米多少钱一斗,每日寻常农户吃多少,一年多少,钱币的换算,等等,非常细致入微,大致功能和统计处一致。所谓民情,真的不是在我看来非常弱智的一句,你幸福吗?吃得饱,穿得暖,偶尔还能吃得好,病了看得起病,可以读得起书,幼有所养,老有所依,这就是生活中一些很实在的东西,如今看重的指标GDP到底还是易于操作但存在很多不足,但要有信心,尾大尚且不掉,国家,两字太重,需要有很多人的奉献,需要有更多的包容。原来看新闻看讲话总觉得假大空而非常反感,但是如今想来,能在电视里面讲话的多半是纲领性的,你不能指望天天打开电视就是一些事件说明书,播音员念着政策操作指南,所以各司其职就好。

黄龙士,这个家伙我觉得所求非常大,没他那境界,只隐约觉得所求的东西我觉得只能用一些虚拟的词,比如希望,生机这类来形容。江山,江湖,不平则鸣,长久太平背后可能就是死气沉沉古井不波,所以他搅动一池春水,激荡岁月数十年,在动乱中生出一片勃然生机。喜欢黄龙士,不在于他无上谋略,而是那些他和一个长得像他早夭闺女的呵呵干闺女的温情;那个被呵呵姑娘一脚踹翻只会苦着脸求闺女在外人面前给他留点面子;那个摆摊儿算命被识破,想拿走闺女的那支宝贝钗子被呵呵姑娘用向日葵打得手一缩;是那个只观战不救徐凤年想在闺女背着的向日葵中掏几把瓜子被闺女气呼呼的左扭右扭不给碰;是他睡着了,呵呵姑娘会把徐凤年给她戴上的毛帽子戴在他头上,趴着看他;因为呵呵姑娘,给他加分二十,因为温华,给他扣分八十!

张巨鹿,是朝廷的糊裱匠,是宰相之才,是一个开国皇帝身边用的趁手的刀子,剔除腐肉,打击豪门世家势力,集中王权,生前光荣无限,最后捐躯平众怨,死后祸及家族。就像汉武大帝电视剧中那个颁布推恩令“大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的主父偃有类似。

禄球儿,文中这肉球每次一出场感觉就是化成人形的猪八戒来了,地面都得抖三抖,精通腹黑的人物,脸皮奇厚,人前溜须拍马各种无下限。但是看得出来,这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徐凤年指出了两点,第一是,从一而终,无论溜须拍马恶心人还是怎么,他从来只认准了一个主子,只对主子溜须拍马,此为忠诚或者是节操。这里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人,温衡,十年里面的人物,,记得她给她爷爷写的信,“爷爷,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按照您的吩咐努力做一个温家人,人前无私人后自私,人前坚强人后哭泣,人前吃亏人后赚回,人前聪明人后......依旧聪明。孙女愚钝,揣摩了整整三月有余,却没有理解其中的含义,心中十分惭愧。”然后记得她说了她和温莞的不同,温莞人前装和善,而她说她自己有战战兢兢的野心,她人前人后都一个样。其实说的也是一个从一而终的道理,表里如一的另一种解释吧。第二点,是禄球儿有底线,他对他女儿是真疼,所以他名声再怎么不好,到底有软肋,做事有顾忌。我觉得这是做人做事都非常重要的,有底线的人虽然终有软肋,但是没了底线,人性黑洞可以吸附很多太可怕的东西。除了这些之外,文中说到他是徐骁六个义子里面真正文武全才的,褚八叉,八叉手可做诗,所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当他看到义父把义母那个掉了色的翡翠镯子送给他女儿当定亲时,嚎啕大哭,可见真性情,为人如深潭,但忠诚不忘本心。

王仙芝,我只想说,真是个神仙人物,不愧他的姓名,可谓是武学道上只要前行就一定绕不过的大山,对于这等人物,只有高山仰止,即使一生靠近不了,第一要只知道人外有人,自己做不到的事总有人能做到,所以说话做事不能仅以自己的眼界而以偏概全;第二是要用以砥砺自己奋斗,而不是打消自己的信心。各行各业都有先进入行业的大佬,有济济人才,有各自的巍峨高山,可以敬之,不可怕之,这样才有后来者的源源不断的进步与超越。

黄阵图,老黄啊老黄,缺了牙的糟老头,开篇不久就挂了,但总有后人惦念。老实人没心眼,第一次与王仙芝比武不过是为了让天下人知道自己师父的名字,第二次则是让师父不后悔收自己为徒,资质平平但剑心纯粹。这类人很多,比如郭靖,比如很多笨鸟先飞的人物,他们比聪明人更具有优势的是认准了就去做,今天不行总有一天可以的那种韧性。聪明人往往喜欢走捷径,相比较就少了坚定不移的信念,以及持之以恒的努力。积累的力量很可怕,都说苦心人天不负。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7日23:18:5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798.html
雪中悍刀行那些让你难忘泪下的情节 读书

雪中悍刀行那些让你难忘泪下的情节

李淳罡 1.姜泥终于会心一笑。 老剑神眼神恍惚,望着一脸懊恼的徐小子,再看向嫣然一笑的姜丫头。 当年江山偶遇,他飞剑横江,吟诗而渡,她便趴在船栏上,一模一样如此的笑脸。 那年,正是最年轻最耀眼的剑道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