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白鹿原》

MoMo 2021年5月28日12:15:04
评论
129

白鹿,即是以白嘉轩和鹿子霖为首的两大家族,也是白鹿原上每个人的精神象征。原是一个地方,大致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村。从微观上看,白鹿原以白鹿两大家族的恩怨情仇为主线,叙述其在动荡岁月中的变幻起伏过程。从宏观上看,作者运用以小见大的手法,描写白鹿原上的变化来反映自清政府垮台到新中国建立半世纪的历史演变过程。本书语言生动而朴实,内容曲折而丰富,人物形象而鲜明,极具地方特色。

白鹿两大家族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处。两大家族都是通过历代人共同努力而发家。白家通过给富户烧制土砖积累财富,换制土地,雇佣长工。鹿家通过忍辱负重偷学手艺换土地雇长工,这一点二者殊途同归。所不同的是白家注重言传身教,家门遗风,注重品德能力培养;鹿家注重财富积累,只讲方法不讲手段。家风对子孙后代有影响,但这种影响力是相对的,好的家风并不代表子孙的德行就一定好,它会随着家族的教育方式而产生变化。白嘉轩称得上是称职的好族长,但肯定称不上是负责任的好父亲。白孝文人格缺失,道德沦丧,白孝武唯唯诺诺,毫无主见,白嘉轩“功不可没”。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鹿子霖吃别人的饭睡别人的老婆,拉大旗作虎皮,自私狭隘,八面玲珑,但兆鹏兆海却都出人头地,为改变整个社会的命运而不懈奋斗。特别是兆海,对爱情的执着,对事业的忠诚可成为时代的楷模。如朱先生所言,鹿家少了白家那份浩然正气,而白家则缺乏鹿家那份灵动之气。一个人如果太圆滑则容易口是心非而八面玲珑,如果太正直则容易固执己见而不知变通。

陈独秀创办《新青年》伊始曾公开发表厉言:凡一九一九年以前出生者当死,唯一九一九年后出生者应生!如果此言成谶,那么白鹿原至少有一半的人“死于非命”,陈公何出此言?他针对当时国民的劣根性而言。当然,他所指的主要不是肉体而是精神方面。几千年封建文化滋养出一批又一批的“良民”,对外地封闭性又使人们勤劳朴实而安于现状。对于白鹿原上的人来说,清政府的垮台不过意味着改朝换代而已,民主民权民生对大部分人而言仍然是一个陌生的词汇。有的人假借“革命”之名行“铲除异己”之实,在兆鹏黑娃组织乡里“打土豪分田地”的过程中,组织的无序性并由此带来的后果无疑是深重的。这种组织形式一次又一次的渐变中形成定势并深入人心,以至于酿成六七十年代的那场灾难。朱先生在棺椁中放下“天作孽,尤可为,人作孽,不可活”的砖头,似乎早就预料到这场浩劫,倒是颇具传奇色彩。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8日12:15:0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886.html
在这幅漫长的画卷里,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故事留给我们的是震撼和深深的思索!人间正道是沧桑。 读书

在这幅漫长的画卷里,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故事留给我们的是震撼和深深的思索!人间正道是沧桑。

读书感悟:在微信读书平台,读完了作家陈忠实创作的《白鹿原》,没有急于写点评此书,因为,感情思绪涌上心头!需要静下心来理一下思绪,这是我读的最认真的一部书!这部书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喜有悲,有性有爱!...
     “邪的很”《白鹿原》 读书

     “邪的很”《白鹿原》

“邪的很”《白鹿原》 评《白鹿原》(一) 邪可破正,正亦化邪,邪邪正正,正正邪邪,孰邪孰正?何人可道明?              ...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