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的很”《白鹿原》

MoMo 2021年5月28日12:30:591 53

“邪的很”《白鹿原》

评《白鹿原》(一)

邪可破正,正亦化邪,邪邪正正,正正邪邪,孰邪孰正?何人可道明?

                                               ——会飞的猪题

不知从何下笔,概从一对根本矛盾“邪——正”,五对人物关系:鹿子霖——白嘉轩,黑娃——田小娥,鹿兆鹏——白孝文,鹿兆海——白灵,朱先生——白嘉轩的爱恨交织中破开白鹿原的厚重邪气。

读罢《白鹿原》纸质书已三年有余,今再读电子书,虽未完,但我觉得先写点什么。计划读罢,分作三篇论述我的想法,此为第一也。

掩卷点烟,斜睥缭绕指间,推开《白鹿原》这幅巨画,只身走进了“仁义白鹿村”,碰到拄拐的白嘉轩说着被他那长着倒钩刺的毬弄死的老婆,以致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走着走着移步来到白鹿宗祠,看到密密麻麻的考妣考姺的列祖列宗牌位,瞄了一眼庄严矗立两旁虽然由碎片拼接,但依然不倒的“乡约”。在这里,一个家族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内战,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跨步出宗祠,来到白鹿原,放眼望去,黄土尘尘,滚滚热浪,年瑾饥荒,饿殍遍野,恶臭熏天,我俯身呕吐翻江倒海。恍惚间,又看到开着五颜六色杂花的人间极品罂粟花,遍野都是,生机勃勃。我又迷糊间闻到了田小娥用下体泡的大枣的尿骚味儿,听到了黑娃打断白嘉轩腰杆的咔嚓声与嚎叫声。突然,我被一脚踢到了白鹿原东坡的破窑洞,看见精尻子的小娥与黑娃正在肆意地呻吟着,又看见鹿子霖抹黑上了小娥的炕,小娥在窑洞里脱下白孝文的裤子,二人在秸秆堆上来回运动,白狼来了,吓醒了我,又见白灵和兆鹏假戏真做成鱼水之欢 ...... 

清醒了,走吧,留下孤独背影,我只身一人走出白鹿原。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阵痛中颤粟。

“白鹿原这地方,邪的很。”

它的邪性相对于原上笼罩着历史决定论、历史理性、启蒙话语掌控的叙事正统观念。这它的邪”透露着一种特殊的、交织着宿命论、神话、寓言、图腾、生殖崇拜的气氛,但如果你沿着浐河、灞河深入关中平原,又会感觉这种“邪”其实并不邪。

20世纪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充满灾难的时代。一半人几乎杀光了另一半人。历史好像一步一步印证着小托尔斯泰在《苦难的历程》中写的那句:

“在血水里面泡三遍,盐水里面煮三遍,碱水里浸三遍,人就彻底干净了。”

它的邪性还在于它的性启蒙,而又不仅仅是性启蒙,更重要的是苦难的启蒙。《白鹿原》这个黄土高坡上的原向我们说明:它是怎样讲述“我们”自己过去这个世纪的苦难。

鹿子霖——白嘉轩

鹿子霖白鹿原鹿家主要掌舵人,起初正气凛然,可背地里干着偷鸡摸狗,奸淫婊子的勾当,终究化为邪性。

白嘉轩白鹿原白家掌舵人。是白鹿村的族长,白鹿原,就是白嘉轩的白鹿原。他的腰很硬,硬得让人害怕,也让人佩服。白嘉轩更是仁义白鹿村的象征。他对长工鹿三,从没大声说过话;让白灵认鹿三做干爹,让鹿三的儿子黑娃跟自己的娃一起上学;饥荒之年,对鹿三不离不弃;鹿三老了神志不清了,甚至自己儿子都嫌弃的时候,只有白嘉轩像对亲兄弟一样照顾他。白嘉轩说他一生没做过偷偷摸摸暗地做手脚的事情,还真是如此。闹革命的时候,白嘉轩把自己绑了,要换回族人。鹿三杀了田小娥,白嘉轩说你杀得好,但不应该暗地里杀,应该光明正大的杀。鹿子霖疯了后,白嘉轩驻着拐杖,盯着鹿子霖的眼睛说:“子霖,我对不住你。我一辈子就做下这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我来生再世给你还债补心。”他说的见不得人的事,是指换了鹿子霖那块旱地。

这就是正气,他的腰挺得直硬得很,硬的让人害怕,那是有一股正气支撑着他。

朱先生——白嘉轩

朱先生,关中大儒(大牛人),正统传统文化的代表,捍卫者,践行者,白嘉轩腰杆的支撑着。凡事重大问题,白嘉轩总是求问于朱先生,朱先生总是神秘莫测,能掐会算。

白鹿原上闹瘟疫,接二连三的死人,连白嘉轩的老婆仙草也死了。田小娥的鬼魂附身到鹿三身上,时不时跟白嘉轩对话。田小娥的鬼魂说,说瘟疫是她招来的,她要报仇,要求村民给自己塑身修庙,否则让全村人死绝。村民害怕了,老人们跪在白嘉轩面前,请求族长为田小娥修庙塑身,以消除瘟疫,白嘉轩的儿子也过来求父亲委曲求全。就这样一个人,在迷信鬼神的年代,依旧听着直直地腰杆。腰杆再直也有断的时候,弯的时候。

黑娃——田小娥

黑娃,一个专门与正气做对的邪性人,就是他,一棍子打断了白嘉轩族长硬直的腰杆。

黑娃是长工之子,长大后,到外乡去做长工,遇到了老举人的小妾田小娥,二人相好。带回家住在破窑洞。接着闹革命的,黑娃受了鹿兆鹏的影响,带头闹农协。农协失败后,黑娃去参加共产党的军队,成了旅长的警卫员。军队被围剿后,黑娃上山做了土匪,成了二当家。期间,还救了几次鹿兆鹏。土匪被招安以后,黑娃当上了保安队长,安定下来,娶了一房妻子。此时,黑娃开始拜朱先生为师,学习学问。朱先生说黑娃是他最好的学生,是只是为了学问而学习的学生。解放战争期间,黑娃带头起义,和平解放了县城。半年后,黑娃被白孝文陷害,以之前当过土匪的名义被处死。

这就是黑娃的命运。谁是正义谁是邪恶?

土匪未必不正义,共产党未必不邪恶,保安团也讲礼义廉耻,在政治面前,只有阶级的利益,对每个人来说,遵从内心,活出自己。

田小娥

性是最现实的主题。田小娥无疑是小说性爱担当,更是邪气最重的一人。也就是她破开了整个白鹿原谦谦君子遮布下肮脏不堪的人性。

是什么原因,让“性”这件事变得如此神秘?明明每个人都在经历,但每个人忌讳莫深。我一直思而不明!

白嘉轩和几个老婆洞房的表现,田小娥在房里引诱长工黑娃。田小娥和黑娃偷情,开始了她坎坷的一生。到白鹿村后安静了一阵,后来村民都说她是婊子。但,是谁把田小娥逼成了婊子?

田小娥死后化为冤魂,附体在鹿三身上,说了一段话,值得人们深思:

我到白鹿村惹了谁了?我没偷掏旁人一朵棉花,没偷扯旁人一把麦秸柴火,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得我住下?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婊子。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月。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么着还不容让俺呢?大呀,俺进你屋你不认,俺出你屋没拿一把米业没分一根蒿子棒棒儿,你咋么着还要拿梭镖刃子捅俺一刀?大呀,你好狠心……

是谁把田小娥逼成了婊子?田小娥到死都没想通。是邪还是正?

鹿兆鹏——白孝文

鹿兆鹏鹿家长子,不尊正道,参加共军,闹革命。

白孝文

种种迹象表明白孝文都是白鹿原正统形象,宗族族长不二人选,他从小饱读圣贤书,老师为其开小灶,家里人眼中的好孩子,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泡小娥,抽大烟,与家庭决裂,要饭。娶妻后,第一次尝试到男女之欢,被白母打压性苦闷,白母犹如封建正统礼教的一只重锤,时刻悬搁在白孝文头上,与小娥交媾,脱下裤子就被这只重锤砸软,提起裤子就硬。直到其彻底与白家决裂,彻底与摆脱重锤之噩梦,才实现了与小娥的巅峰欢愉,性欲得到解放。实现了从“要脸”到“不要脸”的彻底转变。从臭要饭到保安队长再到最后的县长。就是这样一个人集邪与正于一身,邪邪正正交替变换。

政治——利益大于一切,尤其是阶级利益

“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

这是小说中由白嘉轩说出黑娃送给朱先生的这句挽联,是对“仁义白鹿村”莫大反讽。相反地,一个由儒家伦理主导的乡贤、乡绅统治或管理下的理想乡村的图像却时不时地出现:这何尝不也是一种当下的大众意识症候?然而这个幻象最终还是会破灭,但是伴随着新的治理术来临的,往往是新一轮的苦难。

白嘉轩用“翻鏊子”来形容这种苦难。苦难,每一种苦难,看似都是天灾,其实都与“人祸”密切相关。而我们有偏偏健忘,偏偏我们又如此健忘,选择性记忆。

不被打扰,就是幸福

朝代更替,四季轮回,百姓生活依旧。只不过是每次外部环境的变革,他们的生活都被“打扰”:罂粟,饥荒,闹农协,国民革命,共产党等等。你会发现对村民生活“干扰”才是最大的不幸。狡诈的阴谋家,冤死了英雄,抢走他们的功劳,披上光鲜的外衣,开始领导这个不知名的小县城。这就是中国几千年一个小县城的生活,灾难的历史缩影。不被打扰,就是幸福!

正如白鹿原大儒朱先生留下的一块墓砖:

一面刻着:

“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

摔开后,里面同样刻着:

“折腾到何日为止。”

老百姓经不起折腾,生活更经不起折腾!

不知不觉,走出白鹿原百米之远,我仿佛听见白鹿原小儿们吟唱着: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往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元·张养浩/《山坡羊》

我日,烟头烫到食指了,不知不觉香烟自然自燃完。

会飞的猪按:

正想拔根毬毛勒死该死的时代,生活,再勒死自己!

https://xpanx.com/
MoM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28日12:30: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panx.com/898.html
在这幅漫长的画卷里,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故事留给我们的是震撼和深深的思索!人间正道是沧桑。 读书

在这幅漫长的画卷里,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故事留给我们的是震撼和深深的思索!人间正道是沧桑。

读书感悟:在微信读书平台,读完了作家陈忠实创作的《白鹿原》,没有急于写点评此书,因为,感情思绪涌上心头!需要静下心来理一下思绪,这是我读的最认真的一部书!这部书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喜有悲,有性有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白小娥 白小娥 9

      书评不少,兄弟对正邪之分的前几话博了我眼球,打开的事实是并非前几话是精品,内容也详实干练,书没看过,电影却看过两遍,但电影却是精华缩影,还有很多没凸显出来的,毕竟书有书的味道,电影有电影的桥段。
      雷哥神评,赞赏之词表达的如此精湛,写评论不易,写好的评论更不易,最是哪一个茶毕人散,独自一人,寡妇守空房那种热闹后的孤寂表达如此精准,我常有此感,朋友圈聊一两个小时后,独自打扫战场那种孤寂感只有自己体会了,常想下列评论一个不回,我写我的,我记录我的,想起《一句顶一万句》的作者刘震云,却在孤寂面前,像是吸毒者看到白粉一样,疯狂的去吸吮着[捂脸][捂脸][捂脸]
      读好书不容易,读完后理解消化不容易,理解了、消化了写书评不容易,写好书评更不易,最不易的还要像开茶馆一样迎接八方来宾,搞得像拉皮条的忙里忙外[偷笑],最后茶毕人散,自己独守空房,搞的像个寡妇[偷笑],真不容易,要不兄弟下次写书评前给招呼一声,我给门前挂一标,迎八方来宾,品茶鉴赏,进门前点赞,收费十圆[偷笑],保证上座率更高,品质更优,各取所需,其乐融融[呲牙][呲牙][呲牙]